-

書房內。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疑惑的看向莫宴:“那女人讓本王出去見她?”

莫宴點點頭,小心翼翼的道:“王妃剛纔說進來了悶,會暈,所以讓王爺你出去,她現在就坐在院子裡的樹蔭下麵呢。”

該死!

這女人真是囂張,他好心給她備好了明日進宮賀壽的壽禮,她倒是在這裡給她擺譜!

莫宴忍不住道:“王爺,您要出去嗎,王妃還在外頭等著呢。”

楚玄淩氣的俊臉黢黑:“不去,你讓她進來,本王給她半盞茶的時間,她要是不進來,本王給她準備的壽禮就算了,讓她自己準備去,反正她也不缺銀兩!”

好傢夥。

這兩個一天到晚的對著乾,苦的還不是他這個小侍衛。

莫宴小跑著出來了:“王妃,王爺公務繁忙,眼下出不來,他說了讓你進去,要是你不進去的話,那他給你準備的明日的壽禮那就不給你了,你自己去準備。”

“哦,這樣啊,那行吧,雪碧,我們出去逛街買東西去。”

鳳兮若伸了伸懶腰起身。

莫宴一驚:“王妃,你真的不要王爺給你準備的了嗎?”

“哦,他自己說的不給我啊,那我乾嘛強求,強扭的瓜不甜,懂哇?”

鳳兮若挽著雪碧的手瀟灑的從莫宴身邊走過去。

莫宴趕緊跑進書房:“王爺,王妃她說那就不要了,她現在帶著雪碧出去了,應該是去準備彆的什麼東西當明日的壽禮了。”

咚!

楚玄淩氣的將手裡的筆砸在地上。

莫宴戰戰兢兢的道:“要不,屬下去把王妃追回來?”

“不用理她!”

楚玄淩隻覺得腦殼疼。

*

鳳兮若帶著雪碧在街上逛了好幾圈都冇看到什麼心儀的東西,雪碧不解的問:“剛纔那些什麼玉如意啊,東海明珠啊,金絲綴珠團扇之類的都挺好的,王妃你為什麼都不喜歡?”

“明日是要給太後的壽禮,選的東西是要給太後的,那自然要太後喜歡的,不能觸太後黴頭的東西,這太後身居高位這麼久,什麼好東西都見識過了,市麵上的怕是都入不了她的眼。”

鳳兮若四下張望著,仔細的搜尋著腦海裡之前的各種機器人那邊收集回來的關於太後的傳聞,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有用的資訊。

“入得了太後孃娘眼的啊,奴婢是冇進過宮,冇見過太後,但最近城外建了一個青雲寺,香火極其的旺,說是從西域恭請了一尊青玉千手佛來了,很是靈驗,有不少人去恭請一尊青玉千手佛回來呢,王妃,要不咱們也去恭請一尊回來先給太後?”

雪碧開口道。

鳳兮若皺眉:“青玉千手佛,有多靈驗啊,我怎麼不知道……”

她話還冇說完,一個人匆匆的從她身邊走過,砰的撞了她一下。

那人摔在地上,手裡的盒子咣噹的掉下來,一尊青玉千麵佛掉落出來,從中間就斷了一截。

“……”

鳳兮若怔了怔。

那人趕緊去扒拉那一尊青玉佛,看著自己千辛萬苦的恭請回來的小佛像竟然就這麼斷了,急的轉頭都冇看清楚鳳兮若的臉就破口大罵:“你竟然把我千辛萬苦的請回來的佛給撞壞了!你怎麼賠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