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三公主的人,就更該謹言慎行,不該欺壓百姓!你們這麼做,就是在打三公主的臉麵!還好意思囂張跋扈!我今日要是不替三公主教訓你們,怕是哪日你們將三公主的名聲都敗壞了!”

鳳兮若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壯漢又嚎叫了聲:“你你你,就是你撞壞了三公主的佛像,她是要獻給太後孃孃的,你……”

“誰撞壞了本宮的佛像?”

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鳳兮若回頭,一身華麗衣裙的和一頭奢華的頭飾的女人坐在步攆之上,眼裡帶著濃濃的高傲。

“三公主救命啊!”

“這女人撞壞青玉千麵佛像!”

“還毆打我們!”

那一個個被鳳兮若一招就製服了的壯漢現在齊齊的哭哭啼啼的。

好傢夥。

這還玩提前告狀的,都是一群小學雞嗎?

圍觀的百姓紛紛下跪磕頭。

鳳兮若嫌棄的挑了挑眉,雪碧著急的想上前幫忙解釋,鳳兮若朝她搖搖頭示意她不要說話,這三公主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雪碧已經捱了一巴掌了,可不能再讓她出頭。

“就是你摔壞了本宮的青玉千麵佛?”三公主看向鳳兮若,聲音冷厲,她怒的啪的一下拍在旁邊的一個箱子上,“你一個姑孃家倒是囂張呢,摔壞了彆人的東西,還動手打人,見著本宮還不知道下跪!”

鳳兮若冷笑了聲,順手將麵紗摘下來:“三公主,你見著我都得叫一聲嫂子呢,我給你下跪,怕是不好吧?”

楚玄淩雖然是外姓王,但身份高輩分也整的高出一大截,她這個晉王妃自然也跟著是水漲船高這輩分。

三公主狠狠的皺了皺眉:“你是……鳳兮若?”

她是早就去了江南,平時也不常回京城,但不代表她對京城裡的事都不知道,她也是有安排了眼線留在京城裡的。

再說了,楚玄淩和鳳兮若的事,鬨得這麼大傳的這麼廣,她能不知道嗎,甚至她還讓人找過鳳兮若的畫像給自己看看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冇想到這剛回城遇上的就是鳳兮若。

三公主冷笑,毫不客氣的道:“本宮叫你嫂子?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的上!”

“就算你不叫,我也可以不給你下跪,這是律法定下的,三公主是不是忘了?”

鳳兮若挑眉迎上她的視線。

“你!好你個鳳兮若!彆以為你撿了個晉王妃的名聲,本宮就會敬你三分!在本宮的眼裡,你根本配不上晉王殿下!少在本宮麵前擺譜!你摔壞了本宮要送給太後的東西,你還敢這麼囂張,來人!給本宮扣下她!”

三公主氣急敗壞。

鳳兮若眼神微冷,正要動手,身後傳來了疾馳的馬蹄聲。

眾人齊刷刷的回頭看了過去。

楚玄淩騎在高頭大馬上帶著人朝這邊來了。

“住手!”

楚玄淩翻身下馬。

他本來是在書房裡生悶氣的,可有人來報說晉王妃和三公主在街上杠上了,他這才氣急敗壞火急火燎的趕來,可他真不是怕鳳兮若出事,他那是怕三公主被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