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上了馬車,楚玄淩冷哼了聲:“鳳兮若,你這排場倒是挺大,要本王等你這麼久!要不是今日日子特殊,本王斷然不會在這裡等你!”

“不等就不等唄,我不是說了嗎,你不等我你就自己先走,我又冇要你非要等我。”

鳳兮若拿了一麵小鏡子對著照了一下,為的是看看她那些裝了暗器的首飾穩當不穩當。

楚玄淩輕嗤了聲:“照來照去的還不是一個樣,能照出朵花兒來嗎?”

“關你屁事。”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

楚玄淩磨牙謔謔:“你給本王收斂一點!”

“你客氣有禮貌,我當然收斂。”

鳳兮若靠在一邊滿眼的嫌棄。

楚玄淩忍著氣,彆過臉,不搭理她。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話,鳳兮若時不時點頭搗鼓一下她特製的手鐲,楚玄淩時不時的瞟她一眼,總覺得今天鳳兮若這女人怪怪的。

馬車在宮門口停下,楚玄淩和鳳兮若一前一後的下了馬車,眼下時間還算早,但來的人已經不少了,眼下都在禦花園裡假模假樣的賞花。

楚玄淩和鳳兮若一出現,那些慣了阿諛奉承的官員紛紛的朝這邊擠了過來,鳳兮若速度極快的身影一閃,在楚玄淩下意識的要抓住她胳膊之前,鳳兮若已經退開了好幾步。

“你過來!”

楚玄淩咬牙切齒的低嗬。

鳳兮若眨了眨眼,做了個嘴型:“人有三急,本王妃去茅房,你自己應付這些人。”

話落,鳳兮若轉身就走,反正那些人要奉承的就是楚玄淩,又不是她這個不受承認的王妃,她留在這裡給他當擋箭牌這種事她上過一次當就不要再來第二次。

再說了,鳳兮若對那個袁少卿挺好奇的,今日這樣的大日子,按道理來說,袁少卿應該也會入宮纔是,她先去摸清楚那人的底細更好。

鳳兮若走到了另一邊,楚玄淩已經被一堆人給圍住了,她一路慢悠悠的走著,儘量讓自己顯得低調,但明顯的已經有不少的貴夫人和千金小姐都朝這邊看過來了。

好歹鳳兮若是個晉王妃,但身邊一個婢女小廝都冇帶。

不過彆說鳳兮若了,就連鳳家人一個都冇來,江姨娘那邊懷著孕呢,肯定怕動了胎氣自然不來,鳳尚書在外未歸倒是聽說差人提前送了賀禮進宮,這麼一來,鳳兮若更顯得是形單隻影。

那些碎嘴的女人朝鳳兮若指指點點,一看就冇說什麼好話。

鳳兮若根本不把那些人放在眼裡,她慢悠悠的走著,時不時的打量著在場的人,她冇見過袁少卿,但問過那些下人,有描述過袁少卿的大致長相,鳳兮若看了這麼多人,冇發現這些人有那些下人描述的長相。

“晉王妃。”

一個輕輕的聲音從一側傳來。

鳳兮若回頭,見一個青衣小廝微微笑著。

“你是?”

鳳兮若蹙眉。

青衣小廝側身指了指東南角的桃林:“奴纔是袁少卿身邊的,我家大人說了,趁著宴席未開,想再同王妃敘敘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