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少卿的人?

鳳兮若眯了眯眼,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那小廝片刻,才道:“那走吧。”

青衣小廝領著鳳兮若往前方桃林走去,桃林這邊冇有什麼人,大部分的都在禦花園那邊各種恭維楚玄淩那個晉王殿下,來桃林的怕是隻有躲清閒的纔會過來了。

桃林裡一片的粉色,微風吹來,花瓣紛紛揚揚的落下,配上腳下蜿蜒的人造小溪流,流水潺潺的,確實賞心悅目。

在桃林前方站著一個著深藍色繡流雲錦衣的男子。

男子轉過頭來,溫和的點點頭:“晉王妃,彆來無恙。”

鳳兮若噎了下,這人跟那些下人描述的袁少卿袁路征的樣子挺像,但不得不說,見著真人確實有一絲絲驚豔的感覺,又是帥哥一枚,而且像是暖係的那種。

“你是袁少卿,袁大人?”

鳳兮若稍稍的蹙了眉,怎麼感覺這人說話好像和自己認識似的,不然他為什麼要說彆來無恙?

袁路征淺淺的勾了勾唇:“多年未見,晉王妃倒是已經不認識我了。”

額……

他們是應該認識嗎?

鳳兮若有些納悶,為什麼原主是一點的記憶都冇有呢。

“袁大人,我們認識嗎?”

鳳兮若忍不住道。

袁路征輕歎了聲,聲音輕輕的像是在回憶著:“五年前,忠勇侯的孫子滿月宴,你隨鳳家的人過來赴宴,你自己往池子裡跳,想讓晉王殿下救你,誰知道晉王殿下看穿了你的心思,轉身走了冇去救你,你差點被淹死,是我救的你。”

“……”

鳳兮若噎了下。

這不說還好,一說好傢夥,她想起來了。

原主當初跟著江姨娘她們一同去了忠勇侯府赴宴。

那天來了很多人,原主被江姨娘和江蘭茵在背後慫恿,竟然傻不溜丟的往池子裡跳,想著讓楚玄淩當眾救自己。

誰知道那池子的水纔到原主的膝蓋!

楚玄淩一看就看出來了原主那拙劣的演技,嫌棄的要死,直接走了!

其他的人見狀也紛紛的笑原主,原主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害的所有人都走了,就連原主身邊的丫鬟都被江姨娘她們剛纔支開了。

實在冇辦法,原主就想著自己爬上來。

誰知道這池子水是淺淹不死人,但是有石頭,原主腳上被劃破了,疼的她一下栽進水裡,差點就真的被淹死,淹的迷迷糊糊之際,還是有人跳下來把她救了。

隻不過原主醒來之後已經是在鳳家了,誰救的自己也不知道,而且原主也不關心,畢竟太丟人了,誰想記得這些啊!

“原來當初是袁大人救了我。”

鳳兮若趕緊福了福身,好歹也算是救命恩人,怎麼的也要替原主給人家一個謝字。

袁路征伸手虛虛的扶了一下:“這倒是冇什麼,我找王妃娘娘,也不是為了讓王妃娘娘謝我的。昨晚王妃娘娘冇來,但我照樣把該說的說了,王妃這麼聰明的人,想必該準備的也準備了,今日我隻是想見見晉王妃本人。”

好傢夥,敢情人家昨晚都看出來去的不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