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文王,你現在越來越會耍賴了。既然是三公主送給本王妃作為太後今日壽禮的東西,你覺得本王妃會給你嗎?還是說你偷了本王妃的東西,三公主在這裡光明正大的包庇你這樣的行為,文王,你這不僅是當本王妃是傻子,你當皇上皇後太後都是傻子,你覺得會有人信嗎?”

鳳兮若悠悠的道。

“你!”文王氣的要死,他惱怒的看向三公主,“三皇姐!你倒是出來幫我說一句話啊!這紅珊瑚是不是你送給鳳兮若的?”

三公主噎了下,她要是承認了,不就是承認了剛纔鳳兮若說的她縱容文王偷鳳兮若的東西嗎?

這私下承認,在皇上太後麵前認個錯撒撒嬌就完了,可這麼多人看著,她要是承認了,麵子往哪裡擱,就算她不要麵子,她夫家人不要麵子嗎?

三公主抿了抿唇,上前行禮道:“本宮冇送過什麼紅珊瑚給晉王妃,文王許是被什麼人坑騙了吧。”

鳳兮若微微的彎了彎嘴角,三公主還是給文王提供了辦法的,讓他說被人坑了,那不就是讓文王找個替死鬼出來,這件事就過了嗎?

可文王這在氣頭上呢,以文王這智商和情商,怕是都聽不懂吧。

果然,文王一聽更是著急了:“三皇姐!這明明是你送給晉王妃的,你現在怎麼還幫著她?”

“你口口聲聲的說是本王的王妃的東西,你倒是說說,東西怎麼在你手裡了?”

楚玄淩不耐煩的冷嗤一聲,“不僅是本王,就連本王的王妃跟你的關係都不怎麼樣,這樣價值連城的東西,為什麼送給你?還是說你自己偷的?”

“你你你!本王怎麼可能偷東西!晉王,你少汙衊本王!”

文王咬牙切齒。

楚玄淩悠然的道:“那既然不是偷的,本王的王妃也不可能送你,三公主也不承認此事,那就是你自己要來詛咒太後,冇想到被髮現了,就想甩鍋給本王的王妃,進而嫁禍給本王,皇上,文王如此心存怨恨,怕是要好好的懲罰一番纔是了。”

“你你你!你簡直是……”

文王氣的臉都綠了,他還想說話,三公主已經嗬斥出聲:“父皇,文王頑劣,確實要好好教訓,不然他不知道錯!”

三公主豈能不心疼文王這個弟弟,但不能讓他這麼再掰扯下去,免得再徒增事端,到時候過錯更大就不好收場了!

皇上惱怒的狠狠的剜了文王一眼,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文王遭人算計了,可他被算計了都不知道,就是蠢!不收拾收拾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這麼想著,皇上冷聲道:“來人!拖下去杖責三十大板!”

“父皇!你怎麼能……”

文王被堵了嘴拽了下去。

太後看著腦殼都疼,這冇用的東西!

“好了,上歌舞吧!”

皇上聲音不悅的道,好好的宴席,文王這不成器的東西!

歌舞一起,眾人也不敢再討論剛纔的事,紛紛都將關注的目光落到場上的那些舞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