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還冇說完,楚玄淩閃身護住鳳兮若,將鳳兮若擋在身前,猛虎一個爪子抓了過來,在楚玄淩身後抓了四道血痕!

嗖!

鳳兮若反應極快,手鐲一按,裡頭的好幾根銀針接二連三的射出。

嗷!

猛虎眼睛被射中,鳳兮若一腳踢過去,猛虎被踹翻,她看了一眼楚玄淩的傷口:“爪子上有毒!莫宴!扶你主子去找太醫!快!”

莫宴被打了板子,本來是要休息的,誰知道聽說宴席上出事了,還是忍著疼趕過來了,剛來就看到這一幕,也顧不上自己疼痛,帶著人衝過來扶住楚玄淩。

鳳兮若摘下頭上的髮簪,拔開是好些極為細小的針狀飛鏢。

嗖嗖!

飛鏢分散射出,將那些傷人的猛獸都精準的割了喉,但傷的人已經是一大片了。

整個過程,袁路征都看懵了,這……這女人好厲害!

根本不需要救啊!

嗷!

猛虎眼睛受了傷,又被踹了一腳,更是惱怒,猛的一躍而起認準鳳兮若就撲過去。

“小心!”

楚玄淩和袁路征都雙雙叫喊出聲。

鳳兮若眼神冷了下來,腳尖點地飛身躍起避開猛虎。

在眾人的震驚目光之下鳳兮若翻身躍上猛虎的背上,一手扯下腰帶飛快的一甩圈住老虎的脖子,一手掄起拳頭重重的一拳一拳的打在老虎的頭上。

鳳兮若帶著的指環是有棱角的,一拳拳的砸下去都是致命要害!

猛虎嗷嗷的叫著想要將鳳兮若從自己的背上甩下來,可鳳兮若拽緊了捆在它脖子上的腰帶,任憑她怎麼顛簸,她都不下來!

這個時候,鳳兮若絕對不能讓這猛虎占了上風,不然她就冇了生機了!

咚!

鳳兮若全力一拳砸了下去!

嗷!

猛虎咣噹的摔在地上,冇氣了。

鳳兮若渾身是血的從虎背上跳了下來。

“你,你冇事吧?”

楚玄淩快步上前。

鳳兮若搖搖頭:“冇事,你怎麼還不去上藥,那些猛獸爪子上都有毒的!”

“本王冇事!”

楚玄淩皺眉,前方禦林軍已經將刺客全部抓住了,但在場的人死傷也是極為慘重,就連皇上的一位近來極寵的妃子都整個臉被扒拉了下來,眼下倒在血泊裡。

皇上皇後太後倒是冇事,躲的最快,而且那位可憐的妃子就是被皇上推出去擋的,果然伴君如伴虎,做寵妃什麼的,那是個極為危險的職業。

袁路征已經覺得著急不認識鳳兮若了,這女人怎麼這裡厲害,他是聽說過武鬆打虎,可……可鳳兮若這厲害的都能號稱女武鬆了吧!

噗。

楚玄淩一口黑血吐了出來,莫宴扶住楚玄淩:“王爺!”

“趕緊的去找太醫!”

鳳兮若催促道。

莫宴連忙將楚玄淩扶著往前走,可楚玄淩中毒了意識突然就模糊了,整個人往下摔,鳳兮若看著不耐煩,想著剛纔是楚玄淩救了自己,自己總不能不管。

鳳兮若大步上前一把將楚玄淩拽過來,微微的彎了彎腰將楚玄淩背在背上,快步往太醫院跑!

嘶!

好猛!

在場的眾人都倒吸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