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這一出,連帶著皇上他們都看的懵逼了,袁路征還是回神回的最快的一個,他急急忙忙的跟著衝了過去,在場的眾人纔像是大夢初醒一般。

“天啊,剛纔射死蟒蛇和野狼,徒手打死猛虎,現在又揹著晉王殿下衝去太醫院的女人是晉王妃嗎?”

“好像是晉王妃。”

“什麼好像是,那就是晉王妃!”

“也太厲害了!”

這一個個的都震驚了似的,眼珠子都瞪圓了。

皇上也是對剛纔的情況是心有餘悸,但好歹那些刺客都被控製住了,猛獸們也死了,他也冇威脅了,這會兒,皇上立即開口道:“來人,護送朕去太醫院,朕要看看晉王殿下的情況!”

“是!”

禦林軍連忙護送皇上往太醫院的方向走去,皇後和太後都嚇得發抖,眼下見皇上走了,楚玄淩和鳳兮若也不在,她們下意識的覺得有些緊張,也想跟著去太醫院。

畢竟現場死傷確實極其的慘重,今日的宴席雖然也有太醫在場,但是死傷的太多,要用到的藥物也不夠啊,還是得去太醫院。

皇後和太後都爭先恐後的往太醫院的方向走,太後不耐煩的看向皇後:“你在這裡主持局麵,哀家去看看晉王那邊的情況便是。”

“啊這個……是。”

皇後很想拒絕的,但又不敢,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了。

*

太醫院。

楚玄淩已經被送進太醫院的院房裡了。

太醫院院首帶著一堆的太醫進去給楚玄淩看診,鳳兮若靠在外麵稍稍的休息,剛纔她一拳拳的打死猛虎,還特麼的揹著楚玄淩這麼大個子的跑這裡來,她也是累的直抽筋。

袁路征過來了:“晉王妃,你……”

“袁大人,你想說什麼?”

鳳兮若微微的回頭對上袁路征的雙眼。

袁路征驀的心裡一緊:“傳聞之中,你明明是……”

“傳聞不過是傳聞而已,袁大人何必當真,本王妃還挺了些傳聞說袁大人不舉呢,難道是真的嗎?”

鳳兮若冷不丁的挑眉。

袁路征噎了下,俊臉刷的紅了,這,這話也能說的這麼順口的嗎?

“袁大人,你怎麼知道今日會有第二撥人來刺殺皇上?”

鳳兮若低聲問道。

袁路征抿了抿唇,冇吭聲,鳳兮若打量他片刻:“難不成那些人是袁大人派來的?還有那些猛獸也是袁大人的寵物?”

“晉王妃,這話可不能亂說!”

袁路征急了。

鳳兮若挑眉:“你要是解釋不清楚,那我隻能這麼想,不然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還有第二撥刺客,對不對?”

“我知道有兩撥刺客,但不知道第二撥刺客還有這樣的猛獸啊!”

袁路征解釋。

鳳兮若盯緊了他的眼睛:“那你說你怎麼知道的還有第二撥刺客?”

“那聽王妃的話,王妃不也知道有一撥刺客嗎,難道第一撥刺客同晉王妃有關係?”

袁路征立即反問,他知道鳳兮若在套自己的話。

鳳兮若彎了彎嘴角:“不愧是袁大人,反應的很快嘛。”

兩人正在針鋒相對,屋內的太醫院首匆匆的奔了出來:“王妃,王妃……王爺他,他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