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了?

鳳兮若皺了皺眉。

雖然她不是大夫,但是剛纔她看過楚玄淩傷口,還順便偷偷的取了一點楚玄淩的黑血給機器人用來檢測過,這種毒不算太烈,隻要及時用藥,怎麼會死?

鳳兮若飛快的跟著進去了:“太醫,王爺這是怎麼回事?”

太醫趕緊低著頭道:“王爺中的這毒吧,不算太嚴重,下官剛纔施針已經排除了一大部分了,但是……要完全的將毒排除,還得從他背後的抓痕處入手,可那毒腐蝕了他傷口,要剔除所有的腐肉才能處理,可……可王爺用麻沸散會嚴重過敏,下官還在和其餘的太醫商量要怎麼辦,誰知道王爺就有些撐不住了……”

“讓開!”

鳳兮若臉都黑了,這一群庸醫,怕是皇上或者冷青玨的意思要趁機耗死楚玄淩吧。

不然剛纔半個時辰之前就有下人來彙報說皇上和太後都朝太醫院趕來了,可都到現在了,也冇見到來,這還不足以說明情況嗎?

她倒是不介意楚玄淩是生是死,可她現在是晉王妃,要是楚玄淩死了,難保皇上他們不會讓她去陪葬,畢竟皇上讓她在楚玄淩身邊做細作,楚玄淩要是死了,未免事情敗露,她絕對是第一個死的。

所以,楚玄淩不能現在死。

這麼想著,鳳兮若推開擋在他跟前的太醫進去了,屋內瀰漫著一股濃重的血氣,鳳兮若親自去檢查了一下楚玄淩背上的傷口,劃得很深,確實周圍的皮膚都已經被毒素腐蝕已經黑了。

鳳兮若快步上前,輕輕的推了推楚玄淩:“醒醒。”

“王妃,王爺都暈過去了,你這時候……”

太醫忍不住道。

鳳兮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麻沸散用不了,不把人叫醒,怎麼剔除腐肉,你不會就不要羅裡吧嗦!袁少卿,你把他們都弄出去。”

袁路征噎了下,他隻是跟著進來看情況的,冇想到被鳳兮若安排了,他明明可以不答應的,可也不知道怎麼的,手腳的反應比他的腦子要快的多了,袁路征直接將那些太醫擋在外頭。

“袁大人,不能讓王妃娘娘亂來啊!”

“對啊,王妃娘娘又不懂醫術,這明顯是亂搞啊!”

“要是王爺因此喪命了,那不僅皇上會怪罪,就連百姓們也不答應啊。”

一群太醫激動的嚷嚷。

袁路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反正就很乖的站在那裡攔著。

鳳兮若也不管他們,叫了好幾次總算是把楚玄淩叫醒了。

她看著楚玄淩蒼白著臉有些迷糊的看著她。

鳳兮若也不耽擱時間,立即壓低聲音道:“我懷疑皇上和冷青玨藉機要你的命,那些太醫找藉口說你麻沸散過敏,要商討想辦法才能給你傷口剔除腐肉,但是再等下去,怕是你要傷口感染,到時候也要喪命,這樣,我幫你處理腐肉,但是不能用麻沸散,你自己忍住,可以嗎?”

楚玄淩微微的點點頭:“好。”

鳳兮若立即將太醫留在那裡的器具都用高度的白酒消了毒,她拿了一卷布給楚玄淩咬住:“疼的話,你要想要喊出來,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