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嘛,你都這樣了,逞能乾嘛,肯定要人照顧你的啊,江蘭茵最喜歡伺候你了,我叫她去找你,還有那個陸寧也可以幫忙啊,不然她來乾嘛,就算是盯著你,也要做事啊,不怕太明顯嗎?”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解釋。

楚玄淩恨恨的看向她:“那你這個正妃做什麼?”

“我啊,你看啊,我在宴席上把老虎打死了,把你揹著衝到太醫院,還幫你做剔除了腐肉,我很累好吧,我需要休息。”

鳳兮若提醒他。

楚玄淩明顯還想說話的,可被她這麼一懟,竟然到嘴邊的話都咽回去了。

“王爺,王妃,側妃娘娘出去了……”

下人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出去了?這個時候出去乾嘛?”

鳳兮若不解。

下人撓撓頭道:“半個時辰之前,宮裡就傳了訊息說王爺被刺客放的猛獸給抓傷了,而且還……還疑似生了天花,側妃娘娘去文廣寺求神明庇佑王爺平安了。”

“去文廣寺?”鳳兮若怔住了,文廣寺那麼遠,恐怕車程都要兩日了,江蘭茵這是搞什麼鬼。

莫不是江蘭茵害怕楚玄淩這天花傳染到她,或者是楚玄淩到時候死翹翹了要抓她陪葬吧?

鳳兮若本能的看了楚玄淩一眼。

又一個下人急急忙忙的奔了過來:“王妃,陸姑娘她……”

“也去寺廟求神拜佛了?”

鳳兮若忍不住道。

下人搖搖頭:“那冇有,隻是剛纔陸姑娘聽說王爺回來了,許是著急著來見王爺,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從台階上栽下來了,摔傷了。”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好傢夥,一個跑了,一個直接從台階上滾下來把自己摔傷,果然是牛逼。

聽到這個,楚玄淩倒是下意識的彎了彎嘴角。

等鳳兮若又看過來的時候,他立即恢複冷冰冰的樣子:“既然她們都不在,那隻能勞煩王妃照顧本王了,畢竟本王要是死了,首先要陪葬的是你晉王妃。”

“……”

鳳兮若無語至極。

楚玄淩回了自己的房間,舒服的躺在床上,鳳兮若氣鼓鼓的跟著進來,讓房間裡的下人都退下,她纔開口:“你這看著不像是天花,但是到底是什麼我是不懂,還是叫大夫……”

“你又不會醫術,怎麼還會剔腐肉?”

楚玄淩打斷她的話。

鳳兮若沉默了一下,她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很多小傷都是自己處理的,還有槍傷什麼的,這剔除腐肉對她們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可鳳兮若總不能這麼直接跟楚玄淩說吧。

想了想,鳳兮若懶懶的道:“不就是跟切豬肉一樣的割割割的,很難嗎?”

楚玄淩噎住了,這女人是把自己當豬肉再切割嗎?

“行了,你趕緊躺著吧,等會不是天花也能把自己耗死,你死就算了,彆連累我啊。”

鳳兮若伸手將他摁回了床上。

楚玄淩覺得自己再跟這女人說話,肝兒都要氣疼。

算了,不問了,反正她嘴裡冇有一句的真話!

楚玄淩趴下,想了想,又道:“你去叫人去請大夫,不要太過聲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