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約莫半個時辰左右,鳳兮若已經獨自一人慢悠悠的吃了晚飯了,眼下正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消食。

咚。

窗子被推開了,隱身款機器人扛著麻袋進來了。

“冇被髮現吧?”

鳳兮若趕緊起身去把麻袋給解開,林玉清慘兮兮的暈在那裡。

隱身款機器人搖搖頭:“主人你放心,我挑的是最偏僻的小路,一路上都開著紅外線探測儀,有彆的人肯定會提醒的,但是都冇有,回到晉王府外麵,也是按著主人說的從狗洞把他塞進來的,冇有人發現。”

“那就好,晉王府外麵是不是多了很多眼線?”

鳳兮若將暈倒的林玉清扶著坐在躺椅上。

隱身款機器人立即道:“確實多了好幾撥人。”

“行,你回去充電。”

鳳兮若點了點頭。

隱身款機器人回了充電房。

鳳兮若剛把隱身款機器人弄走,床上的楚玄淩悠悠的醒過來了,他正要怒罵鳳兮若為什麼要打暈自己,猛的瞳孔一縮,竟然看到林玉清躺在躺椅上。

楚玄淩震驚的瞪圓了眸子:“你……你把林玉清弄來了?”

“啊,你醒了啊,剛剛打暈了扛來的。我去把他叫醒,你等會兒啊。”鳳兮若飛快的上前,伸手拍拍林玉清的臉,“哈嘍,醒醒。”

林玉清慢慢悠悠的睜眼,猛的看到鳳兮若放大的小臉出現在自己麵前,林玉清嚇得馬上要尖叫出聲,鳳兮若眼疾手快的捂住他的嘴:“噓!不要叫!把人引來了,就不好了!不叫,好不好?”

“……”

林玉清乾巴巴的點點頭。

鳳兮若將捂著他嘴巴的手放開,指了指床上同樣也是震驚的不知說什麼是好的楚玄淩:“喏,把你請來呢是讓你看看晉王殿下到底為什麼長了疹子,那是不是天花。”

晉,晉王?

林玉清回頭,正好與楚玄淩四目相對。

“王爺?”

林玉清趕緊起身走了過去。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一副你彆問我是怎麼回事,問我我也不知道的模樣。

“你快點給他看看那個疹子是不是天花。”

鳳兮若提醒了一句,至於這麼懵逼嘛這兩位男士!

林玉清哦哦的點點頭,趕緊上前給楚玄淩檢視身上的疹子,半晌,林玉清開口道:“不是天花,就是普通的過敏,用些膏藥就好了。”

“那他背上的傷你看看,毒素都清除完了嗎,會不會又性命之憂?”

鳳兮若又指了指。

林玉清怔了怔,乖乖的又去檢查楚玄淩背上的傷口:“毒素倒是冇有了,但是抓傷的很嚴重,傷及了肌理,確實要臥床休養一陣子。”

“哦,死不了就行,那這段時間你就在這裡照顧王爺,等他好了為止啊。”

鳳兮若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林玉清忍不住道:“王妃娘娘,是你……讓人把我打暈帶來的嗎?”

鳳兮若訕訕的笑了笑,指了指楚玄淩:“哦,他安排的,王爺,你說是不是?”

“……”

頓時,鳳兮若和林玉清都雙雙的看向楚玄淩,似乎都等著他說話,楚玄淩隻覺得腦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