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蔚來都驚呆了,鳳兮若現在這麼狠的嗎?

幾個下人上前來拽住蔚來拖到一邊,將他摁在地上,鳳兮若淡淡的挑眉:“打,打到死為止,不是想死嗎,本王妃成全你。”

蔚來臉都綠了,拚命的掙紮:“晉王妃,我犯了什麼錯了,你要打死我?”

“犯什麼錯?你自己要求本王妃打死你的,本王妃那是順應你的意思而已,再說了,你要是說犯錯,那可就大件事了,你光天化日的潛入晉王府,本王妃有理由懷疑你要對晉王不軌,要你一條命,不是很正常嗎?”

鳳兮若冷笑了聲,自己上趕著找死,那她不成全他怎麼行呢?

蔚來驚的渾身顫抖:“我,我隻是要找王爺……”

“動手!”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這男人是個純粹的舔狗,以前原主和江蘭茵起了爭執,蔚來還一腳將原主踹進泥坑裡,害的原主頭都差點磕破了。

幾個下人揚起手裡的棍子朝蔚來打下來。

蔚來嚇得尖叫:“不不不,晉王妃饒命!饒命啊!”

“饒命?你不是自己找死嗎,現在又惜命了?”

鳳兮若輕嗤了一聲。

蔚來急急的道:“草民錯了,錯了,還請晉王妃大人有大量,饒了草民吧!”

“既然你認錯,本王妃也不想要你的狗命,要來也冇什麼用,不過,死罪能免活罪難逃,那就打五個板子吧!”

鳳兮若淡淡的挑眉。

砰!

砰!

五個板子打下來,蔚來隻覺得雙腿都要站不直了。

“把他丟出去。”

鳳兮若嫌棄的很。

蔚來立即忍著疼爬起來道:“晉王妃,晉王妃,求你帶我去見見晉王殿下,我真是有急事找他!真的有急事啊!”

“你不怕嗎?現在人人都避開晉王府,外頭都傳晉王殿下天花嚴重,若是你被傳染了怎麼辦?”

鳳兮若睨著他。

蔚來咬咬牙:“我就在外頭跟他說話,我……我不進屋,這樣可以嗎?”

“還是怕死的嘛。”鳳兮若勾了勾唇,“行了,跟著我走吧,我帶你去,但王爺要不要搭理你,就不在我的範圍之內了。”

“是。”

蔚來冇敢跟鳳兮若硬杠,現在的鳳兮若比以前更是囂張,更是傲氣,而且有一種令人畏懼的光芒。

鳳兮若嫌棄的掃他一眼,往楚玄淩的原路走去。

莫宴看著鳳兮若帶著一個走路走的都不順暢的人過來了,趕緊上前道:“王妃,這……”

“哦,翰林府上的庶子,不知道搞什麼鬼自己偷摸著潛入王府,被本王妃打了板子,現在帶他來見王爺,你進去給王爺通報一聲吧,他有事要跟王爺說。”

鳳兮若淡淡的道。

莫宴點點頭,進屋去了。

片刻後,莫宴又出來了,指了指右側微微敞開的窗子:“王爺說了,有什麼你到視窗那裡跟他說就是了,王爺還說,你要是害怕的話,那邊有一些熏藥包,你可以拿多幾個。”

蔚來應了聲走了過去,想了想,還是戰戰兢兢的拿了好幾個熏藥包揣著,這纔看向視窗裡頭道:“參見晉王殿下,草民是翰林府的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