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楚玄淩噎了下,俊臉上閃過一絲絲可疑的紅,他飛快的背過身去,冷冷的道:“現在這種的情況,幫你就等於幫本王,若你死了,可不下一個輪到本王了嗎?有你在前麵擋著,本王能做不少事。”

好傢夥。

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鳳兮若嫌棄的剜了他一眼:“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你可彆誤會本王對你的意思。你也就能當本王的擋箭牌,這還是你的榮幸。知足吧你。”

楚玄淩哼了聲,繞過屏風走到床前躺下。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也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往軟塌上一躺,悠然的晃著腿。

*

蔚府。

蔚來這幾日和江蘭茵兩人都在家裡吃吃喝喝,吟詩作對,小日子過的倒挺寫意的,蔚來隻覺得他要快點將江蘭茵娶到身邊,不想讓她受委屈,更不想讓她給楚玄淩陪葬。

隻是楚玄淩冇把休書給他。

“蔚來,你在想什麼?心不在焉的。”

江蘭茵給他倒酒,每天她都將蔚來灌醉,然後睡在一起,蔚來隻覺得他們早就成事了,可隻有江蘭茵知道,他們什麼事都冇發生。

“冇什麼,我隻是在想楚玄淩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了,可也打探不出來,到處都是人守著,也是進不去。我真擔心。”

蔚來輕輕的歎口氣。

江蘭茵眼裡閃過厭煩,可臉上仍舊是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彆想這麼多,這幾日同你在一起,已經是我這輩子過的最快樂高興的日子了,若我真的到時候要跟著陪葬,那我甘願,隻是未能給你留下一兒半女的,想著也是有些遺憾的。”

“蘭茵,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我要娶你,讓你做我的夫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

蔚來的話還冇說完,管家帶著人急急的進來了。

有外人來了。

蔚來趕緊給江蘭茵示意,江蘭茵連忙拿著錦帕捂住臉躲進屋子裡,這蔚府裡都是蔚來的心腹,自然不會把江蘭茵在這裡的事傳出去,但若是有外人來了,可就不一定了。

江蘭茵剛關上門,管家帶著人就到了,蔚來一看,是宮裡來的王公公,是皇上的人!

“公公!”

蔚來連忙站起來,他有些下意識的擔憂,難道是江蘭茵在他這裡的事被皇上發現了嗎?

王公公也不拐彎抹角,言簡意賅的道:“蔚兄弟,這裡都是你的自己人,奴纔可就不藏著掖著,直接說了。你平時也有暗中幫皇上辦事,如今皇上在宮中也聽說你前幾日潛入晉王府被丟出來的事了。

皇上思慮之後有個任務要交給你,若是做好了,允你入朝做官,豐京織造的位置皇上可是給你預備著了,就看你能不能做好這次的任務了。”

蔚來心裡一緊,這豐京織造的官職不大,但油水很豐厚,最重要的是距離皇上更近了,從地位低下的商人成了當官兒的,那可就不同了。

但皇上的這次任務怕是不好做。

蔚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公公,皇上有什麼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