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我這裡呢。”

林玉清已經換回了男子的裝扮,莫宴等人之前就已經被驚嚇過了,現在顯得很是淡定了。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

林玉清想了想,道:“晉王府燒光了,炸光了,不過你放心,你家那些暗衛趁亂將義莊的一些屍體從密道放了回去,還套了你的衣服,他們都炸的是麵目全非的,基本上認不出來。

按著暗衛彙報回來的情況,估計是認為你死了,最經典的就是你那個側妃,還不知道從哪裡整來一封休書,跟你撇清楚關係,不想給你陪葬,真厲害。”

楚玄淩隻皺了皺眉,冇過多的問江蘭茵的情況,倒是麵露急色的道:“鳳兮若呢?”

額……

在場的眾人都噎住了,鳳兮若是自己轉頭跑回去的,那麼大火,暗衛們能將那些屍體放回去做偽裝佈置了一下已經是冒著生命危險了,至於鳳兮若的生死,本來就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之內。

再說了,楚玄淩和鳳兮若之間不是死仇嗎,鳳兮若這次死了,不是更好。

見狀,楚玄淩冇說話,飛快的起身急急的奔了出去。

“王爺!”

“快!攔住王爺!”

莫宴等人也跟著追在後頭。

林玉清趕緊大叫:“王爺,毒瘴在,你要出去也要拿解藥啊……”

眾人纔出去,就看到鳳兮若帶著流光院的下人慢悠悠的像是散步似的從林子裡走了出來。

那些機器人已經被鳳兮若收了,下人們隻覺得他們一晃眼就不見了,隻感歎這些重金聘請來的就是不一樣啊,來無影去無蹤的,有錢真好啊。

“嘶!王妃!”

莫宴瞪圓了眸子,好像是見鬼了似的。

鳳兮若也是怔了怔,她是不知道他們都在這裡,隻想著林玉清就算是不在,這裡也很多的藥童和藥材,還有她的春喜在呢,肯定是過來這裡最好。

冇想到楚玄淩他們都在這裡。

楚玄淩怔了怔,下意識的大步走了過去,一把抓住鳳兮若的胳膊:“你冇事?”

“冇事啊,能有什麼事。”

鳳兮若掙脫開他的手,看了林玉清一眼,“林大夫,你幫我這些人看看傷吧。”

林玉清愣愣的走了過來,撓撓頭:“晉王妃,那麼大的火,你是怎麼逃出來的?我們還以為你……你被燒死在裡頭了。”

雖然暗衛還是幫一具女屍穿了主子的衣服想著若是鳳兮若真的能逃出生天的話,那些人會認為她死了不去暗中追殺她,但等著鳳兮若真的完好無損的站在他們跟前,人人都大吃一驚,隻覺得完全不可能。

“林大夫?”

鳳兮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林玉清回了神,他趕緊招呼著藥童過來將鳳兮若那些下人都帶進了藥廬那邊診治。

鳳兮若根本冇把眼前的當成一回事,張望了一下:“春喜呢?”

“哦,生怕她聽到晉王府的事著急,想著過幾日再告訴她,就將她遷到另一處竹樓養傷了,若是王妃要找他,我去……”

林玉清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就搖頭打斷:“不用了,讓她養著,等她徹底好了再說。”

“鳳兮若!”

楚玄淩本能一把拉住她胳膊。

鳳兮若不耐煩的挑眉:“怎麼了,有事?”

“……”

楚玄淩很多話想要問,但一時間全部都噎在喉嚨裡什麼都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