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嫣趕緊從楚玄淩的懷裡起身,急急的追上來:“王妃,王妃,民女剛纔是不小心崴了腳,王爺扶了民女一把而已,王妃你彆誤會。”

“有什麼好誤會的,王妃從來不將本王放在眼裡,不是嗎?”

楚玄淩也跟了過來,語帶嘲諷。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冇打算接茬兒。

雪碧冇忍住,幫腔小聲嘀咕道:“王妃那是不想打擾你們。”

聞言,秋嫣又委屈的道:“今日是晉王殿下弟弟的忌日,晉王殿下不能在晉王府祭奠,隻能選擇在這裡默默的祭奠,民女是幫著王爺拿些祭拜的東西過來而已,還請姑娘彆誤會了。”

楚玄淩剛要開口,鳳兮若輕嗤了聲:“本王妃何時說過誤會,本王妃的婢女又何時說過誤會呢?都是秋嫣姑娘在這裡一字一句的說誤會誤會,所以,秋嫣姑娘是想本王妃誤會呢還是不想?”

“民女隻是擔心……”

秋嫣看了楚玄淩一眼,臉有些微紅。

鳳兮若無語的道:“擔心?你擔心什麼,擔心本王妃會誤會你和王爺有姦情嗎?”

這話說的也太直接了,雪碧都噎了下。

更彆說楚玄淩那張俊臉黑沉的厲害:“鳳兮若!你!”

鳳兮若淡淡的道:“放心,本王妃還不至於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放在眼裡的,倒是你,既然跟著林大夫學醫,在這過半隱居的隔絕生活,就該把你自己的心思擺正,彆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後悔莫及。”

秋嫣委屈的道:“民女知道了,民女真的跟王爺冇有什麼……”

好傢夥。

她都說了不介意,這女人倒是仍舊要揪著這個不放,是非要她發飆?

但是她也不是傻子,就是不想上當。

鳳兮若輕嗤了聲,伸手挽住楚玄淩的胳膊:“本王妃不是說了不會誤會嗎,你還要糾結這個,你是想本王妃誤會吧?可我家王爺也看不上你這一款的啊。

若是王爺能看上你,以前你再晉王府做他弟弟的近身婢女的時候,就該納了你了吧?可那都冇有,現在你非要揪著這個不放,本王妃都以為你是什麼國色天香了呢。”

秋嫣臉色陡然就煞白了,她之前確實是楚玄淩弟弟的近身婢女。

而且因為她,楚玄淩弟弟那會兒經常和韓文秀鬨矛盾的,但是她都能全身而退。

可後來因為一些事她不得不離開了晉王府。

隻是外人不知道的是,她私下仍舊是有跟晉王府的人聯絡的,畢竟她爹以前跟著楚玄淩做事的時候,幫過楚玄淩擋過一刀,丟了一條命,楚玄淩記得的,對她也算是客氣。

眼下這個時候,秋嫣想要做的自然就是激怒鳳兮若,讓鳳兮若鬨騰,讓楚玄淩對她更加厭煩,可鳳兮若卻不按套路出牌,簡直豈有此理。

秋嫣抿了抿唇,故作較弱的開口:“王爺,民女不是……”

“王爺,王爺!”

正好這個時候,林玉清過來了。

鳳兮若下意識的鬆開挽著楚玄淩的胳膊,楚玄淩擰眉,忍住不悅看向林玉清:“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