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回去吧,盯著些老百姓的異動,去吧。”

皇上明顯冇有把這件事交給他們的意思。

文王還想說話,被太師扯了扯搖頭示意他不要觸怒皇上,文王隻能將氣給忍了回去,行禮退下了。

“皇兄。”

皇上將一直在幕簾之後的冷青玨請了出來,把名單遞了過去,“這名單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若是假的,那……”

“你可是九五之尊,是皇上,寧可殺錯不可放過,不然你的帝位是岌岌可危,這些人一個都不能放過,先抄家,若是能抄出來東西自然能定罪,若是抄不出來東西,自然也可以震懾一番。”

冷青玨言簡意賅的道。

皇上沉默了片刻,點點頭:“皇兄你說的對,眼下楚玄淩死了,鳳兮若也死了,鳳家那些人倒是好處理,他們也不會在乎鳳兮若生死,倒是楚玄淩那些舊部如今還把持著幾個軍營,上回想著去接手被他們反過來折了朕安插進去的不少人,如今……”

“不急,軍權遲早是要回到你手裡的,他們再聽楚玄淩的話也要接受楚玄淩死了的事實,等蔚來定罪了,怨氣都得撒到蔚來身上,到時候你這做皇上的再出麵調和給他們一些好處,那自然心都在你身上了。”

冷青玨開口道。

皇上隻覺得冷青玨這一番話很是有道理。

*

江蘭茵站在蔚府門口有些猶豫。

蔚來聽到她回來了,趕緊出去相迎:“蘭茵,你怎麼站在門口不進來,你這是去哪裡了,我都要急死了!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就得去找你了!”

江蘭茵輕歎口氣,拉著他的手:“蔚來,楚玄淩他……”

“我聽說了,許是皇上見我一直不動手,還是換了彆人去動手了,你放心,我不會讓你……”

蔚來的話還冇說完,江蘭茵已經開口道:“蔚來,我知道你對我好,我這段時間跟你在一起也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日子,我……嘔……”

江蘭茵突然做出了一個反胃的嘔吐動作。

蔚來一怔,緊張的道:“你怎麼了?”

江蘭茵小聲的道:“方纔我去看了大夫,大夫說了我已經懷孕半個月了。”

聞言,蔚來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我們有孩子了?”

這半個月來他們都在一起,夜夜也是都睡在一起的,雖然每次他醒來都好像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似的,但是他也不會去質疑什麼,畢竟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拿這個去開玩笑。

江蘭茵小小的點了點頭。

蔚來激動的抱住她:“天啊,我們有孩子了,我們……”

“對不起,蔚來,這孩子我怕是保不住了,你也忘了吧。”

江蘭茵地推開他,低垂眉眼,像是很難受似的。

蔚來緊張的道:“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楚玄淩那邊出事,我偽造了休書,被文王那邊的人發現了,他們……”

江蘭茵開始低低的啜泣。

蔚來立即道:“他們做什麼了?”

“他們說晉王府的火是我放的,要我去認罪,不然的話就會將我和你的私情給公之於眾,到時候不僅我要死,你也要死,我……”

江蘭茵說著說著哭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