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蔚來急了:“那火怎麼能是你放的!肯定是皇上要找替死鬼,又看我冇有聽話動手,所以找到你頭上!不行,你是我最愛的女人,現在還懷了我的孩子,我怎麼能讓你死!”

說著,蔚來推開江蘭茵就要衝出去,江蘭茵著急的拉住他:“蔚來,你去哪裡!”

“皇上既然要讓人背鍋,這鍋自然是我來背!蘭茵,你照顧好我們的孩子,我們來世再聚!”

蔚來言簡意賅的道。

江蘭茵按耐住心裡的喜悅,麵上卻難過的哭道:“蔚來,你這是要去頂罪嗎,這怎麼可以,你好歹也是蔚家的人,你……”

“我早就同蔚家分家了,他們可不會管我的死活,蘭茵,我也想護著你一輩子,可眼下若是皇上非要推人出去平息此事,自然是我,你放心,這些年我經商也算是攢了一點積蓄,哪怕不是很多,但是也足夠你和孩子豐衣足食了,隻是我陪不了你。”

蔚來痛苦的道。

江蘭茵假裝著急的拉住他:“這怎麼可以!我們纔剛剛在一起,若不是因為我偽造了休書被文王發現了,皇上也不會想到推我去當替死鬼的,不行,蔚來,我不能讓你為我和孩子去死,我……”

蔚來下了決心,一把將江蘭茵推進了房間裡,哢擦,外頭的門鎖上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蔚來開口道:“蘭茵,你好好的撫養大我們的孩子,我死而無憾了!房間裡的小箱子是我的田地和鋪子,都留給你和孩子了!”

話落,蔚來轉身,蔚府本來就冇幾個下人,眼下也不知道蔚來這是怎麼回事,都有些吃驚。

蔚來看向他們:“你們若是不想留下,都走吧,若是想留下,就好好照顧夫人!”

“不要啊!蔚來!蔚來!”

江蘭茵假模假樣的在屋裡拍門哭泣,可其實一點都不著急,這不成器的男人,該做的事不去做,冇膽子冇魄力,為她死了是他的榮幸!

還奢望她真的懷了他的孩子?

簡直是癡心妄想!

她會爬得更高的!

特彆是楚玄淩和鳳兮若,你們活該!

等她爬到最高處的時候,會好心的給楚玄淩和鳳兮若兩個燒紙的!

*

“你說什麼?”

鳳兮若剛喝了一口水,差點嗆到了。

雪碧小聲的道:“這是真的,奴婢剛纔聽到莫宴那邊跟王爺彙報的,說是蔚來就是放火燒晉王府的人,現在蔚來還去刑部自首了,已經判了立即處死,如今在街上遊街呢!”

蹭。

鳳兮若站了起來,蔚來能燒得了晉王府,不是她看不起蔚來,而是晉王府內外都有守衛,若不是知道晉王府守衛巡邏的規律,能這麼順利的放火?

而且就蔚來那個性子,鳳兮若就算不瞭解,也不覺得蔚來能做出這種事。

“王妃,你怎麼了?”

雪碧緊張的問。

“我得去看看。”

鳳兮若不是個多管閒事的人,但那晚上她在外頭看到江蘭茵,比起蔚來,江蘭茵更是可疑。

“王爺!王爺,你去哪裡?”

正在這個時候,莫宴的聲音從外頭傳來。

鳳兮若下意識的走了出去,正好碰上轉身要出林子的楚玄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