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見晉王,參見晉王妃。”

梁豫行了禮。

楚玄淩直截了當的道:“小公爺,你說是晉王妃剛纔在宮裡將你綁在宮中西北角的大樹上,導致你受了驚嚇吹了風感染了風寒?”

“正是!”

梁豫咬牙切齒,他想起剛纔自己被鳳兮若綁著就覺得丟人!

幸虧有巡視的侍衛經過將他弄了下來,不然那個地方經過的人不多,他不得被綁上一晚上?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晉王妃,此事你怎麼說?”

鳳兮若剛要說話,江蘭茵就上前輕聲道:“王妃肯定也不是故意的,不如這樣吧,小公爺您說說您想王妃如何賠禮道歉才肯原諒王妃?”

“哼,她現在可是晉王妃,我敢讓她給我賠禮道歉嗎?”

梁豫很是不爽。

江蘭茵貌似很善解人意的道:“王爺向來公正,就算是王妃做錯事他也不會偏袒的,王妃更是個講道理的人,此事定然有什麼誤會,小公爺不妨將自己的要求說出來呢?咱們大事化了小事化無,王爺,您說是不是呢?”

說著,江蘭茵看向楚玄淩。

楚玄淩薄唇抿了抿,冷冷的道:“確實如此,小公爺,你說說看此事你想如何解決?”

好傢夥。

這些人什麼都不問也不瞭解,就要定她的罪了?

鳳兮若瞳孔縮了縮。

就算此事是她做的,但是不問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就懲罰了嗎?

還是說不管為什麼,她隻要是鳳兮若就是原罪!

嗬,那就不要怪她了!

這一群不要臉的!

鳳兮若才這麼想著,梁豫就囂張跋扈的開口了:“解決也不是解決不了的,我也知道晉王殿下是個講道理的人這才從宮中出來就趕著路上將王爺您的馬車攔下來說明情況,讓王爺幫忙,隻是我這要求,怕是晉王妃不會輕易答應啊!”

楚玄淩不耐煩的道:“既然是她自己錯事,自然是要承擔責任的,還有什麼選擇的餘地嗎?隻要你的要求不連累晉王府,本王自然會允了你。”

得了這話,梁豫立即就有底氣了,他眼神一動,落在鳳兮若身邊的春喜身上:“就賞晉王妃身邊的那個丫頭給我回去做小妾吧,主子犯事兒,奴婢幫忙還債,也是天經地義,事兒雖然是晉王妃做的,但晉王妃好歹是晉王您的王妃,我也不好要求她什麼,索性要求她的婢女,也是正常,對吧?”

好傢夥!

這麼會說歪理的!

死得都能給你說成活的!

鳳兮若臉色陡然沉了下來,春喜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這梁豫明顯是想找個人撒氣的。

畢竟以鳳兮若的身份,就連楚玄淩以前因為弟弟的事都動不了她,更何況他呢?

既然動不了鳳兮若,那動鳳兮若身邊的人,也不錯!

聞言,都冇等鳳兮若和楚玄淩開口答應,江蘭茵就冷聲催促道:“春喜!這可是大喜事,你不過來謝恩,拜彆王妃嗎?”

春喜緊張的看向鳳兮若:“小姐,奴婢……”

鳳兮若一把摁住春喜的胳膊,嘲諷的看向江蘭茵:“我的人,輪到你說話?你算哪根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