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腹急了,小聲的道:“那可都是……都是王爺和太師的人啊!”

“什麼?”

文王和太師瞬間怔住了,

心腹又急急的壓低聲音在文王和太師耳朵說了話,文王和太師都驚呆了,他們暗中確實是拉攏了不少的人啊,結黨營私什麼的,那是一抓一個準,可為什麼皇上會知道……

“不好了,不好了!禦林軍來了,說是要帶王爺和太師進宮問話!”

又有人奔了進來。

一大批的禦林軍進來了,文王氣急敗壞:“你們在做什麼,這裡可是文意樓,本王是奉父皇的命令在這裡辦事的!你們竟敢擅闖!是找死嗎!”

“文王殿下,太師,你們結黨營私的事已經被髮現了,好幾個已經招供了,皇上可是大怒啊,文王,太師,你們還是先隨屬下進宮跟皇上解釋吧,來人,將文王殿下和太師請進宮去。”

禦林軍首領揮了揮手。

文王和太師被禦林軍扣下,帶了出去。

其餘那些剛剛拿了帥印的都懵了,這……這算怎麼回事?

嗖!

等著文王和太師被扣著出去了,楚玄淩當機立斷的出手,短刀以極快的速度竄了過去,那一群人還在懵逼,短刀如可操控的一般朝那一群人的脖子上抹過去。

鳳兮若都看的睜大了眼睛。

咚咚咚。

那一群人一個個的倒下,連最後一聲都叫不出就倒在地上了。

楚玄淩從房梁上一躍而下,那些捂住脖子倒在地上抽搐的人驚恐的看著楚玄淩,像是見了鬼一樣,鳳兮若也跟著跳了下來,看著他們再次倒下冇了呼吸。

“死光了。”

鳳兮若上前檢查了。

楚玄淩連一個睜眼都冇給那些細作,他拿了一個瓶子出來,在那些喝醉了的將領鼻子下方一一的熏了片刻,那些將領緩緩的睜眼,懵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眼前站著的是楚玄淩和鳳兮若。

“天啊!王爺!王妃!”

“王爺冇死!”

“王爺!王爺!”

一個個起身跪下。

“你們忠心倒是忠心了,警惕心一點都冇有,皇上將你們找來,軟禁在此,為的不就是麻痹你們,讓你們放鬆警惕,你們倒好,帥印都被拿走了,差點命都冇了。”

楚玄淩沉著臉色道。

那些將領看著滿地的屍體,再看看掉在地上的帥印,還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嗎?

“王爺,我們……”

那些將領羞愧難當,自家王爺冇死,這麼久不出來,就是為了將軍營裡的細作掃個清光,這本來是應該他們做的,但他們竟然還讓自家王爺做,更讓王爺救他們!

簡直了!

“不要那麼多廢話了,趕緊把這裡都收拾收拾,該走的走,該毀滅證據的就毀滅證據啊!”

鳳兮若提醒。

這些人再不走,等會又得出事。

那些將領趕緊起身將屬於自己的帥印給拿走,齊齊的走到楚玄淩跟前聽候指令。

“他們既然敢燒晉王府,那這文意樓也燒了吧。”

楚玄淩言簡意賅的道。

“是!”

那些將領立即領命紛紛出去了。

“鳳兮若,你……”

楚玄淩剛轉過頭,就發現鳳兮若不見了。

他一顆心猛的提起來了。

該死的,那女人又去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