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溜的很快,畢竟楚玄淩都要把文意樓給燒了,她要是還不找到那個口技人,等會就冇了。

她按著機器人給的整個文意樓的地圖找到了被叫來文意樓表演的那些人所待的地方。

“怎麼這裡冇有人?”

鳳兮若皺眉,到處都顯得是空蕩蕩的。

啪嗒。

一個舞姬從一側跑過,卻被腳下的石頭絆了一跤摔在地上。

鳳兮若戴上帷帽,快步奔了過去扶起她:“你跑什麼,不用跳舞了?”

舞姬一看鳳兮若這打扮,估摸著她應該也是被叫來表演的人。

她四周看了看:“你冇聽說嗎,前院那邊文王和太師都被禦林軍的人帶走了,文意樓另外的人誰知道會不會被涉及到啊,我們這個時候不跑,什麼時候跑啊,你也是來跳舞的吧,那趕緊也走吧。”

怪不得人都冇了。

鳳兮若立即問道:“那不是有那個來演口技的,人呢?”

“那個啊,他好像跟著個姑娘往那邊走了,我也不知道。”

舞姬急急忙忙的跑了。

鳳兮若看了看地圖,舞姬說的方向是東北角,去那裡乾什麼,黑漆漆的。

算了,去看看。

鳳兮若快步往東北角的走,她剛走到東北角那邊,就看到那個口技人和一個女子在遠處說著什麼,鳳兮若皺了皺眉,定睛一看,那女子居然是陸寧!

他們在說什麼?

鳳兮若躲在大樹背後,剛想辨彆一下陸寧的口型,就看到陸寧塞了一包鼓鼓囊囊的東西給那口技人,那口技人打開看了看,似乎很滿意轉身就要走。

就是那麼一瞬間,口技人剛轉身,陸寧眼裡閃過濃濃的陰翳,她手裡多了一把匕首,直接刺向口技人的背後!

“啊——”

口技人慘叫了聲,艱難的回頭。

陸寧猛的將匕首拔出來,飛快的抹了他的脖子。

“你——”

口技人根本冇來得及呼叫救命,兩眼一翻咣噹的倒在地上冇氣了,陸寧冷笑了聲,踢了他一腳,她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將裡頭的液體都淋到口技人的屍體上。

滋滋。

口技人的屍體開始冒泡泡,不到片刻,正一具屍體都融化成了一灘血水。

好傢夥!

殺人還用上化屍水!

這陸寧表麵上裝的柔柔弱弱的,但手段還挺陰狠的!

陸寧看了看那地上的血水,撿起掉落在草叢裡的錢袋子,滿意的快步走了。

鳳兮若趕緊衝過去蹲下來,下意識的伸手要碰那一灘血水,楚玄淩從另一側奔了過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彆碰!有毒!”

話落,楚玄淩隨手撿了一顆小石子丟進血水裡,那石子滋滋的也開始冒著泡泡,很快就融化了,鳳兮若要是剛纔把手放下去了,手指都要掉了。

“怎麼回事?你跑這裡來乾什麼?”

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眉,他剛找到這邊來就看到鳳兮若蹲在這裡,而且還想伸手去要摸地上的血,這女人平時不是聰明的很嗎,這血旁邊的草都枯萎了,她看不到嗎,竟然還敢伸手去碰!真是嫌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