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隻是想幫忙……”

江蘭茵瞬間就紅了眼圈,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按著大興的規矩,女方帶來的嫁妝包括自己的下人,更彆說像是春喜這種貼身婢女,賣身契是在鳳兮若手裡的,哪怕是楚玄淩也是冇資格碰的。

鳳兮若輕嗤了聲:“你是幫忙還是故意落井下石,這隻要眼睛不瞎都看得出來,我的婢女彆說是你,就是晉王殿下也冇資格指手畫腳。”

聞言,江蘭茵很是窘迫,眼淚刷的就掉了下來:“王爺,我不是故意的,我逾越了……”

“你不過也是好心而已,本王不會怪你的。”

楚玄淩伸手給她擦了擦眼淚,冷冷的看向鳳兮若,“既然你不想聽彆人的意見,那此事你自己處理,小國公爺已經把和解的條件說出來了,你還想怎麼樣?”

春喜緊張的抖了抖,鳳兮若將她拽到自己身後,她懶懶的迎上梁豫的眼睛,忽而狡黠的輕笑道:“小國公爺,實在不是我不想把我的婢女指給你,隻是我為你著想而已。”

梁豫高傲的抬起下巴,這死女人竟然把他綁在樹上害的他吹冷風,他現在要她的婢女就是故意的!

非要到不可!

他可是聽說這是她的貼身婢女!

而且鳳兮若和這婢女關係很好,要是帶走這婢女,怎麼也能拿捏拿捏鳳兮若!

“晉王妃,何必這麼小氣呢,不過是個婢女而已,更何況這是最好的辦法了,你說為我著想,怎麼個著想法?”

梁豫輕蔑的勾了勾唇,楚玄淩和鳳兮若的關係這麼差,再加上江蘭茵在旁邊煽風點火的,嗬,鳳兮若哪裡下得來台,到最後還不是要乖乖的屈服!

想想這個,梁豫就覺得舒心。

鳳兮若歎口氣:“我會看麵相,就你這麵相同我家這婢女怕是相沖的,隻要你同我家這婢女待一塊兒,你可就災禍不斷呢!”

太可笑了,鳳兮若還會看麵相,,簡直是天方夜譚!

彆說梁豫不信,就是楚玄淩也明顯一副你再胡說八道的就不要說了的樣子。

江蘭茵忍不住輕聲道:“王妃,你不想將春喜給小國公爺那咱們可以商量彆的,怎麼你能這麼亂說呢,什麼麵相不麵相的,我認識你這麼久也不知道你會啊?”

分明就是謊話。

鳳兮若白了她一眼:“那我認識你這麼久,不也是現在才知道你在這麼假麼?”

江蘭茵臉色微變,楚玄淩冷冷的開口:“鳳兮若,你最好收斂一點!”

嗬,江蘭茵說自己的時候怎麼不見他開口護著?

真是狗男人!

要多狗就有多狗!

鳳兮若懶得搭理他,看向梁豫道:“小國公爺要是不信,那今晚就住在晉王府,就挑靠近春喜的房間住著,反正你隻要住一晚上,就能感受道你們相沖的事,敢不敢?”

梁豫被她這麼一激,立即抬頭道:“敢啊,怎麼不敢!我倒是要看看晉王妃說的相沖是怎麼個相沖法!”

楚玄淩臉色沉了:“這是本王的府邸,鳳兮若你讓彆人住進來是不用問過本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