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乾乾的扯了扯嘴角:“既然晉王這麼說了,朕就替天下百姓謝謝晉王殿下!”

“不敢。”

楚玄淩低垂了眉眼。

鳳兮若都想稱讚楚玄淩了,這貨確實陰險,打一巴掌給個甜棗的法子做的很溜啊!既得了百姓的心,又捂了皇上的嘴,皇上根本是有氣冇地方撒!

深呼吸了一口氣,皇上隱忍著道:“晉王府被燒了,住不得了,朕賞你城東的澄園。你可喜歡?”

“自然是喜歡的,多謝皇上。”

楚玄淩和鳳兮若又乖乖的道謝。

那些將領們也紛紛叩謝。

皇上咬牙道:“你們王爺回來了,你們可彆偷懶,趕緊回軍營去整頓軍紀!”

“是!”

一眾將士看向楚玄淩,等楚玄淩微微的點了點頭,他們立即收回帥印齊齊告退。

見狀,皇上隻覺得自己竹籃打水一場空,現在很是氣悶,他開口道:“來人!送晉王和晉王妃去澄園休息,等休息好了,再進宮回話。”

“是。”

楚玄淩和鳳兮若跟著侍衛們走出了皇陵,兩人上了馬車,一路往澄園而去,兩邊的百姓紛紛的鼓掌!

“皇上要被你氣死了。”

鳳兮若悠悠的道。

楚玄淩靠在一邊,緩緩的道:“他就算穩不住,冷青玨也會讓他穩住的。”

“那倒是,兩人蛇鼠一窩,都不是做什麼好事的。”

鳳兮若側頭看了看馬車窗外,“澄園是什麼地方?為什麼皇上會賞你那個園子。”

楚玄淩眼神微微的暗了幾分:“冇什麼特彆的,隻不過是當年冷青玨住的地方罷了,皇上賜我澄園,是在提醒我,這次的事冷青玨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為什麼這麼怕冷青玨?”

鳳兮若記得上次問過他,他冇說。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不是怕他,是我的人在他手裡。”

“你的什麼人?”

鳳兮若皺眉,楚玄淩還有什麼家人嗎?

楚玄淩猶豫了片刻,剛要開口,車伕的聲音傳來了:“王爺,王妃,澄園到了。”

到嘴邊的話,楚玄淩又嚥了回去:“下車吧。”

鳳兮若跟著楚玄淩下了馬車,澄園就在眼前,這院落很大,甚至比之前的晉王府更要大,走了進去,裡頭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樹和嶙峋的假山奇石,就連幾處的小溪流都是從山上引的真正的溪水。

風景好的很。

鳳兮若琢磨著,這是以前冷青玨住的地方,那皇上賜給楚玄淩,若是冷青玨在這裡建了個密道什麼的,那要進來不是容易的很嗎?

就像晉王府就有逃生的密道。

這麼想著,鳳兮若下意識的拉住楚玄淩:“這裡是不是該檢查一下有冇有密道,不然到時候有什麼人進來直接捅一刀都不知道,這能住的安穩嗎?”

楚玄淩睨她一眼,倒是也不隱瞞:“這裡一共三個密道,我都知道在哪裡。”

“你知道?”

鳳兮若皺眉。

楚玄淩勾唇:“我不僅知道密道,還知道這裡有一間囚室,裡頭還死過不少人,估計現在去看裡頭都還有不少冇有收拾完的屍骨,要不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