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說她之前投靠了皇上,滿心以為自己能成為皇上的妃子,誰知道皇上把她指給了王公公做對食,估計眼下是逃出來的。”

雪碧小聲的道。

鳳兮若瞪圓了眼睛:“你說皇上將她指給王公公了?”

我去,江蘭茵放著愛她入骨,為了她連命都可以不要的蔚來不要,去跟皇上,現在被皇上賜給了一個太監做對食,以她那樣的心高氣傲怕是要氣瘋了吧。

“是啊,奴婢是這麼聽說的。”

雪碧提到江蘭茵,那是滿滿的嫌棄。

鳳兮若指了指書房:“你去給楚玄淩彙報一下吧,怎麼說都是他愛的女人,他要怎麼處理,他自己決定,總不能我來幫他。”

“什麼事?”

正說著話,楚玄淩推門出來了,裡頭幾個將軍還在討論著剛纔的海防陸防的事。

鳳兮若言簡意賅的輕聲道:“你的側妃來找你求救了,在後門兒呢,據說是皇上將她賜給了王公公做對食。”

楚玄淩一怔,俊臉微冷:“既然她自己選擇的路,本王也幫不了她,莫宴,去叫她走,本王冇功夫招呼她。”

聞言,莫宴剛要動手,門房那邊已經響起了尖叫聲。

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皺眉,快步朝那邊走去,走了幾步又轉頭過來抓住鳳兮若的胳膊拉著她一起往後門的方向走去。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你乾嘛拉我一起啊!”

“你是本王王妃,還是正妃,本來這種事就應該你管,你休想置身事外,哪怕你不吭聲都要站在那裡。”

楚玄淩磨牙謔謔。

“……”

鳳兮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等到了後門,那些下人都齊齊圍在那裡,顯得很是為難。

“王爺和王妃來了!你們讓開點!”

莫宴趕緊提高音量。

下人們連忙讓開一條路,鳳兮若一眼就看到江蘭茵頭上破了一個洞還在汩汩的流血,癱坐在地上,視線一動,落在牆上,那裡也有血跡。

好傢夥。

江蘭茵又完要死要活那一套了。

想必是下人們不給她進來找楚玄淩,她又想著一頭撞死在門前,以死來威脅。

“王爺……”

江蘭茵見著楚玄淩和鳳兮若出來了,她也顧不得頭上的傷,連忙爬起來想要撲過來,雪碧和春喜互看了一眼,兩人像是炮彈一樣衝上前一人一邊拉住她胳膊不讓她靠近。

“你們,你們乾什麼,我要跟王爺說話!”

江蘭茵急的很,但又掙脫不開。

楚玄淩看向江蘭茵,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纔開口道:“既然你已經許了人家,還是皇上恩賜的,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王爺,王爺,不是這樣的,我一心愛你啊,我隻愛你啊,這些都是迫不得已的,我以為……”

江蘭茵話還冇說完,楚玄淩已經開口:“蔚來臨死前,本王見過他,他說他是替你頂罪的,江蘭茵,你還要本王多說下去嗎?”

旁邊的鳳兮若嘴角抽了抽,蔚來是以為見得是江蘭茵好吧,楚玄淩還真會掰。

轟隆。

江蘭茵隻覺得心裡最後一絲的希望坍塌了,蔚來臨死前見過楚玄淩?

這……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