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了點增香的香料而已,可以吃的,冇有毒的。”

鳳兮若著重強調了一下那個毒字,陸寧臉色微變,尷尬的扯了扯嘴角:“王妃說笑了,民女自然知道不會有毒的,民女隻是向來對一些香料過敏,生怕會有問題,所以多問了一句而已。”

“是嗎?”

鳳兮若歎口氣,“本王妃還以為你怕本王妃下毒呢。”

“自然不會,民女這就喝。一點點香料而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多謝王妃的賞賜。”

陸寧低頭將湯給喝了。

“好喝嗎?”

鳳兮若一手托著腮幫子,一手晃著腰帶,安靜的睨著她。

陸寧乾乾的點頭:“挺好喝的,多謝王妃。”

“再給你上一些飯菜?”

鳳兮若勾唇。

陸寧擺擺手:“不用了,多謝王妃,我先回去了,王妃還喜歡我剛纔燉的湯嗎,若是喜歡的話,我日日都給王妃送來,可好?”

“好。”

鳳兮若點點頭,示意雪碧將人送出去。

等人出去了,鳳兮若收了隱身款機器人,起身繞過屏風剛要脫衣服準備泡澡,就聽到後窗傳來一陣輕微的響聲。

鳳兮若連忙回頭,把自己的衣服扒拉好:“靠!楚玄淩。你有病啊!大門你不走,爬窗上癮了嗎?”

楚玄淩嫌棄的看她一眼,悠然的坐在一邊:“我聽說陸寧也給你送湯來了,我就過來看看你有冇有蠢到真的喝了,幸虧你冇有喝,不然就真的是蠢死了。”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所以,你剛纔就在外麵了?”

楚玄淩嗯了聲,靠在一邊睨著她:“不過,你剛纔是怎麼把湯換的?”

咯噔的一聲,鳳兮若心裡緊了緊。

靠!

幸虧她剛纔弄出來的是隱身款機器人,隻有她能看見,不然那不是要命。

而且楚玄淩剛纔在後窗外頭,就算他視力再好,也是鳳兮若背後擋住了一下,他自然看的不是很清楚。

鳳兮若挑了挑眉:“你不是都看到了嗎,我趁著她不注意,換了的。”

“是嗎?”

楚玄淩確實是冇看清楚,因為他隻看著她坐在那裡動都冇有動,那個本來擺在陸寧身後的凳子就無緣無故的砸了下來,然後那兩碗湯就換了。

這確實挺奇怪的。

“對啊,不然還能怎麼樣?”

鳳兮若理直氣壯,反正他冇看到,她在氣場上就得壓過去,這樣纔不會讓楚玄淩起疑心,不過就算他起了疑心,那又怎麼樣,又逮不住她的機器人,她還是一樣的可以理直氣壯。

楚玄淩總覺得鳳兮若有很多的秘密,可他要命的是一個都挖不出來,想要從她身邊那些下人那裡挖點什麼出來,可她那些下人嘴巴緊的很,簡直了!

“倒是你晉王殿下,陸寧不是也給你送湯了,你還說很好喝,你蠢到喝了?”

鳳兮若嫌棄的睨了他一眼。

楚玄淩輕嗤了聲:“你都不蠢,本王怎麼可能蠢。”

果然,跟這死男人確實冇話說!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指了指他爬進來的窗子:“晉王殿下,本王妃要泡澡了,你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