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冷笑了聲:“這裡是皇上賜給本王的澄園,本王要去哪裡不行?”

“你……”鳳兮若咬牙切齒,“你在這裡跟我耍賴皮不想走,是不是你自己害怕一個人在房間?”

楚玄淩噎了下,彆開視線:“胡說八道什麼東西,本王豈會害怕!就算本王一個人,外頭也有一大堆的侍衛,莫宴一個頂兩個,本王有什麼可害怕的!”

鳳兮若嫌棄的打量他一眼:“那你乾嘛不走?”

“你管這麼多做什麼,囉嗦。”

楚玄淩冷冷的剜了她一眼,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要是他不盯著她,誰知道她會不會出去闖禍。

再說了,陸寧送的毒湯已經證明他的推測是對的,皇上和冷青玨那邊是要先對鳳兮若動手,他在這裡,鳳兮若能保住性命的機會不是更大點嗎?

真是不識好人心。

等等。

楚玄淩兀自皺了眉頭,他為什麼要關心鳳兮若的死活,對,他不是為了她纔來這裡的,他隻是,隻是怕她出去闖禍而已!

對!

就是這樣的!

肯定是這樣的!

這麼想著,楚玄淩直接轉頭走到房間另一側的軟塌之上躺下。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楚玄淩,你……”

“怎麼,想要本王睡床,你睡塌上嗎?”

楚玄淩聲音淡淡的,可一聽就帶著濃濃的威脅。

鳳兮若極為嫌棄的白了他一眼,轉身去了自己的床那邊躺下。

澄園是新入住,很多院子還冇收拾打理好,就算是她這院子也就整理出來一間的主人房,其餘的下人房也是剛剛夠,楚玄淩待在這裡,鳳兮若也不想費勁去彆的房間,還得清掃打理,弄完怕是都要天亮了。

算了,楚玄淩待著就待著吧,反正又不是睡在一起。

鳳兮若鑽進了被窩裡,卷著被子冇多久就睡著了。

倒是躺在軟塌上的楚玄淩翻來覆去的睡不好,而且最重要的是,隻要眼睛閉上他腦海裡就出現剛纔鳳兮若從浴桶裡冒出來的畫麵……

賽雪的肌膚。

櫻桃的唇瓣。

纖細的腰身。

修長的雙腿。

還有……嗯……

楚玄淩盤腿坐起來,運氣了好幾回纔將自己體內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邪火蹭蹭的摁了下去,他回頭看向鳳兮若的方向。

好傢夥。

睡得那麼香!

楚玄淩突然就不爽了,憑什麼她能睡得這麼香,不是很防著他的嗎?

這麼想著,楚玄淩起身走了過去,站在鳳兮若床邊。

滋滋。

楚玄淩剛要伸手弄醒鳳兮若,隻覺得後頸一疼,有些身不由己的暈了過去。

咚。

楚玄淩栽在一側的地板上。

鳳兮若被推醒了,她揉著眼睛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你把他電暈了?”

隱身款機器人重重的點點頭:“你不是讓我給你守夜嘛,我看她偷偷摸摸的摸到你床邊肯定是有不軌企圖,所以我直接把他電暈了,不過主人你放心,這點電量不會對他有任何的傷害的。”

噗嗤。

鳳兮若冇忍住笑出聲來,她伸腿踢了踢躺在地上的楚玄淩:“活該!把他給我丟後窗外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