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起身去將門開了。來送牛乳羹的是楚玄淩那邊的人,不過冇挑莫宴,估計是怕莫宴沉不住氣露餡兒,而且端著牛乳羹的下人看著也有幾分神色緊張。

“這是吹什麼鳳,你家王爺這個時候給我賞賜東西?”鳳兮若悠悠的挑眉,“這裡頭不會加了什麼毒藥之類的吧?”

下人立即緊張的道:“這當然不會了,王爺隻是聽聞睡前喝些牛乳羹睡的會更好,所以就讓人賜給王妃,王妃可不要誤會了王爺的一番心意。”

“既然是王爺的心意,本王妃自然是要給點麵子的。放那吧。”

鳳兮若指了指。

下人進來將牛乳羹擱下,可也冇有走的意思。

“怎麼,還有什麼要求?”

鳳兮若明知故問。

下人噎了下,小心翼翼的道:“王爺說了,讓奴纔看著王妃飲下。”

“你這麼說,本王妃更覺得這玩意兒有毒,本王妃突然就不想喝了。”

鳳兮若懶懶的打了個嗬欠。

趴在牆頭看著這邊的林玉清氣的磨牙謔謔:“這麼不會辦事!”

“王妃,您不要為難小的,這是王爺吩咐的……”

下人緊張的有些不知所措。

鳳兮若輕哼了聲:“本王妃可是王妃,為難你一個下人怎麼了,不可以嗎?本王妃還就要為難你了,你能怎麼樣?”

“王妃娘娘!”

下人噗通的跪在地上,剛要磕頭,趴在一側牆頭看向這邊的林玉清偷偷的跳了下來,趕緊過來了。

林玉清爬上爬下的,還不會武功,眼下明明是氣喘籲籲的,還得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喲,這裡是怎麼回事,不是都說晉王妃善良大方,不會為難下人嗎,這是乾什麼,大半夜的叫人下跪呢?”

鳳兮若看過去,林玉清換了一身侍衛的裝扮,這月黑風高的,澄園外的探子也進不來,倒是也看不出來這是林玉清。

“這是林侍衛?”

鳳兮若上下打量他一眼,勾了勾唇。

林玉清指了指擱在那裡的牛乳羹:“王妃何必為難一個下人呢?”

“本王妃還為難不起了麼?”

鳳兮若輕嗤了聲,她倒是要看看她就是不喝,林玉清還能灌她喝不成嗎?

林玉清噎住了,難道鳳兮若是知道什麼了嗎,不可能啊,那藥是他親自配置的,無色無味,易溶於水,怎麼可能被髮現?

估計聽著這是楚玄淩賞賜的,鳳兮若才作妖而已。

這麼想著,林玉清開口道:“王妃娘娘,這牛乳羹是王爺的心意,對女子也是有養顏美容,助睡眠的功效,你何必為了跟王爺置氣,你……”

“要不,我分你吃一點?我這不是怕楚玄淩給我下毒麼,誰知道他安的什麼心,突然大晚上的給我賞賜什麼牛乳羹,我害怕呢。”

鳳兮若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害怕。

林玉清嘴角抽了抽,低聲道:“王妃,您也算是間接救了王爺,王爺又不是恩將仇報的人,豈會這個時候給你下毒,你想多了,還是先喝了……”

“你喝一半我喝一半,不然不喝。”

鳳兮若直截了當的打斷他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