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玉清氣的噎住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你要是不喝的話,那就直接端回去好了,給楚玄淩喝點,免得他虧心事做多了睡不好。雪碧,送客。”

“是。”

雪碧連忙進來要將林玉清請出去。

林玉清咬咬牙,估摸著肯定是鳳兮若在刁難楚玄淩呢,可這玩意兒不喝,他後麵怎麼試驗鳳兮若。

算了,喝一半就一般,反正這東西隻要喝一點就有效果,而且解藥就在他手裡,隻要他喝了一半就把解藥給吞了,也冇有什麼問題。

這麼想著,林玉清立即道:“好,既然晉王妃賞賜,我豈敢不喝,多謝了。”

林玉清將牛乳羹端了起來,仰頭就往自己喉嚨裡灌,剛喝了一半要放下,鳳兮若突然伸手扣住他的手腕直接往上一抬。

“咳咳咳……”

整碗牛乳羹全部給灌進了林玉清的嘴裡,嗆的林玉清連連咳嗽。

“你你你……”

林玉清揉著自己的脖子咳的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好喝嗎?”

鳳兮若勾著笑淡淡的問道。

“你你你……”

林玉清好不容易緩過勁兒來,想起剛纔被鳳兮若直接灌著喝了整碗的牛乳羹,他得趕緊先吃解藥再說,深呼吸了一口氣,他飛快的將兜裡的藥丸拿出來就要往嘴裡塞。

啪嗒。

鳳兮若直接點了林玉清的穴道。

“晉王妃,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玉清一動也不能動。

鳳兮若伸手將他剛放到嘴邊的藥丸給拿了過來,示意雪碧將門給關上。

“什麼意思,本王妃倒是想問問你這是什麼意思?不過是喝個牛乳羹,你倒是要吃藥,怎麼這是什麼藥,是解藥嗎?”鳳兮若晃了晃手裡的藥丸,“也就是說這牛乳羹裡加了東西咯?”

“鳳兮若!你趕緊解開我的穴道!不然,不然……”

林玉清氣急敗壞。

鳳兮若輕笑了聲:“不然怎麼樣,要喊救命嗎?你喊啊,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這裡是我的地盤兒,懂麼?”

“……”

林玉清隻覺得很頭疼,這是不是女人啊!

雪碧好奇的湊了過來:“王妃,他是怎麼了?”

“誰知道呢,看著唄。我也好奇呢。”

鳳兮若悠然的在一邊坐下,雪碧和春喜也歪著腦袋坐在旁邊好整以暇的盯著看,雖然她們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你!鳳兮若!你快點解開我的穴道!”

林玉清咬牙切齒,他現在很想毒死這女人!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按著隱身款機器人說的,這種藥效很快發作的,在服用進入人體也不過是一分鐘左右就有作用了,而且持續半個時辰藥效。

應該差不多了。

“林玉清,現在我問你答,可好啊?”

鳳兮若揚眉。

林玉清很想罵人,但腦子一懵,看著鳳兮若的樣子莫名的就成了自己娘,他殘存的理智告訴自己,現在這個情況是他毒發了!

真是豈有此理!

再這麼下去,他就有問必答了!而且答的那都是真話!

要命了,她應該不至於連這藥效都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