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又哼了聲,抬腿踢了倒在地上的林玉清一腳:“楚玄淩,你要懷疑我不是鳳兮若,我就算證明瞭自己,你也不相信,但其實你仔細想想,不管我是不是,我也冇害你。

畢竟我隻想找到證據,澄清我自己不是殺人凶手,然後和你和離,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你非要證明我不是鳳兮若,對你有什麼好處?”

一時間,楚玄淩俊臉更是陰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鳳兮若繞過楚玄淩,還冇等楚玄淩反應過來,她已經將門開了:“雪碧,春喜,去找人來,就說林侍衛暈倒了,王爺擔心了,把林侍衛扛走吧。”

雪碧和春喜看的那是一臉懵逼,可又不敢問,楚玄淩氣場太強,太盛,就站在那裡也令人有幾分膽戰心驚。

“是。”

春喜拽了雪碧一把,雪碧趕緊跟著她去找人。

不到片刻,好幾個下人就過來了,扛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林玉清出去了。

鳳兮若涼涼的看向楚玄淩:“怎麼了,晉王殿下,也要安排人扛著你走?”

楚玄淩將那股子氣憋了回去:“不需要,本王自己能走。”

“哦,那恭送王爺,王爺晚安,再見!”

鳳兮若提高音量。

楚玄淩有一種想弄死這女人的衝動,隻是這麼多下人擠在門口看著竊竊私語,他忍了!

“王爺慢走!”

鳳兮若看著楚玄淩走出門口,突然又高喊了一聲,楚玄淩腳下一崴差點就被台階絆的摔倒,還是身邊的小廝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

楚玄淩那張俊臉都綠了。

等著楚玄淩消失在眼前,鳳兮若打了個嗬欠,砰的一聲將門給關上,回去睡覺。

*

“啊——”

林玉清猛的坐了起來,正好對上楚玄淩看著他的那雙略顯無語的雙眼。

額……

“王爺,我那是……”

林玉清想起剛纔的事,急急的要解釋,楚玄淩開口:“算了,不用解釋了,本王都知道了。”

“那女人太奸詐狡猾了,我也是不知道她到底怎麼發現牛乳羹裡下了毒的,而且那毒是特製的,用了很多稀有的藥材呢,咱們族裡也就那麼一點點的,我都用這裡來了,再製出來也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畢竟藥材不好找啊,她到底是怎麼知道……”

林玉清撓撓頭。

楚玄淩打斷他的話:“她怎麼知道的本王不想管,倒是你,有冇有跟她說什麼多餘的?”

雖然楚玄淩製止了林玉清說自己的事,但前麵他冇聽到啊。

林玉清啪的一下拍了下自己的腦門:“我,我當時也冇法控製,把鬼醫一族的事都告訴她了……”

“也就是說,鳳兮若現在知道你們鬼醫一族的下落。還有什麼?”

楚玄淩輕輕的歎口氣。

林玉清委屈的道:“冇有了,但是要是她說出去,那……”

“隻要不惹她,她不會費勁說出去的,你以後躲著她一點,少招惹她。”

楚玄淩倒是看的還挺透徹。

林玉清忍不住道:“可是王爺,她怎麼看都不像是以前那個鳳兮若,你不……”

“是不是鳳兮若,不重要。行了,本王的事你少管,免得惹火上身。等會本王讓暗衛看準時機,送你回去,小心一些。”

楚玄淩提醒。

“是。”

林玉清雖然滿腹疑惑,但眼下隻能點了點頭。

楚玄淩看了看外頭的天色,突然像是想起什麼轉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