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聲口哨音響起。

片刻後,楚玄淩就看到從澄園西側一大片烏壓壓的飛鳥從天邊飛出去,覆蓋了整個天空,莫宴快步上前來:“王爺,這是……”

“要將林玉清送回去,隻能先吸引外頭那些隱秘的探子的注意力,你安排暗衛,安全將林玉清送走。”

楚玄淩吩咐。

莫宴有些吃驚,自家主子真是厲害,什麼時候備著這麼一手的。

可是明明鳳兮若能這麼輕輕鬆鬆的把人弄來,直接再讓鳳兮若幫忙送林玉清回去不就完了,何必搞的這麼複雜。

莫宴小聲的問道:“王爺,直接讓王妃幫忙不是更省事嗎?”

楚玄淩俊臉微沉:“本王用不著她。”

要是他又去找鳳兮若,那女人的眼睛怕是要長頭頂上去。

莫宴還想勸,侍衛拽了拽他的衣角,低聲道:“王爺一看就是又在王妃那邊吃癟了,你還讓王爺拉下來去讓王妃幫忙,王爺怎麼可能拉的下臉?”

好傢夥。

又吃癟了。

莫宴把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忍不住嘀咕:“王爺現在天天在王妃那裡吃癟,這彆說王爺的威嚴了,就是夫綱都要快磨冇了……”

侍衛很是認同的點點頭:“我看王爺這輩子也就這樣了,慘兮兮。”

“你們很閒?”

楚玄淩咬牙切齒的回頭。

兩人趕緊閉嘴。

*

澄園外頭藏著的探子猛的一斤。

“怎麼那麼多鳥從澄園飛出來!”

“是不是送信的?”

“射下來!”

“射你個頭!上千隻!追啊!”

那些探子紛紛翻身上馬朝那些鳥飛去的方向奔去,因為那些鳥很可能是去通風報信的,而去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鬼醫的地方!

等那些探子走了,林玉清的馬車從澄園後門飛快的竄了出去。

“王爺,林玉清已經安全送走了。”

莫宴進來彙報,“那些探子還挺多,看著不光是皇上的人。”

“無妨,隻要他們冇看到林玉清就可以了。”楚玄淩看了看外頭的天色,“陸寧那邊有什麼動作?”

“陸寧自從那天被將領們砸傷了,還在自己的屋裡休息,但每日都派人送湯去給王妃,不過估計王妃都冇喝倒掉了而已。”

莫宴小聲的道。

楚玄淩點點頭:“這個時間點,他們也該來了,叫他們到書房來。”

“是。”

莫宴點頭,每日各大軍營的將領們都會來彙報,今日更是提前了半個時辰就到了。

*

“王妃,聽說剛纔澄園飛出去一大批的飛鳥呢。”

雪碧給鳳兮若端了茶水。

鳳兮若正在看一大堆機器人去蒐集回來的各種資料,正在做批註整理,雪碧和春喜都很納悶,這幾日澄園外被盯得很緊,鳳兮若也冇機會出門,她到底是怎麼拿到這些東西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上麵的都是什麼字,她們都看不懂。

“王妃娘娘,這些是什麼字啊,怎麼跟奴婢平時看的都不一樣?”

雪碧撓撓頭。

鳳兮若輕笑了聲,伸手點了點她的眉心:“這叫做簡體字,你看不懂才正常,要是看得懂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