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眼神閃了閃,現在不是跟楚玄淩抬杠的時候,她得先回府,不然傳出去她這鳳家大小姐在晉王府自殺的訊息,怕是會引起軒然大波。

這麼想著,鳳兮若嫌棄的掃了楚玄淩一眼:“得,你既然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是個不識趣的,不想要我的禮物,那我就不送唄,誰還上趕著送禮的,放心,我忙的很,你送我回鳳家,今晚的事就當冇發生過。”

楚玄淩嘲諷的勾唇:“今晚的事當冇發生過?誰給你的臉敢說這樣的話!”

“怎麼,你非要追究今晚的事?那行,我就把訊息傳出去,你晉王殿下派人將我擄走,還玷汙了我的清白,外頭的人不管信不信,反正事情鬨大了,我就鬨到皇帝太後跟前去,到時候你就算委屈也得娶了我做你的正妃,要不要試試?”

鳳兮若挑釁的迎上他的視線。

要收拾楚玄淩,那總得將原主身上的冤屈洗清楚了,名聲扶正了,不然她就算說破天去彆人也不相信,既然這樣,她就撕破臉,有什麼難的!

楚玄淩氣的俊臉黢黑:“鳳兮若!你還要不要臉!”

真是個毒婦!

鳳兮若悠然的道:“你這話問了好多遍了,我不是告訴你了麼,這麼美的臉我怎麼可能不要呢?不要廢話,你不是明日要當新郎官兒麼,不想我鬨騰,你最好按著我的去做。”

“你!”

楚玄淩恨得咬牙切齒。

鳳兮若又慢條斯理的道:“這不是好事嗎,你這麼生氣乾什麼,今晚的事咱們都忘掉,我也不用你負責更不用你娶我,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你送我回鳳家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咱們一筆勾銷不好麼,還是說,其實你挺喜歡我的,隻是你自己抹不開臉?”

“本王怎麼可能喜歡你!你這種女人,本王看你就覺得噁心!好!本王送你回鳳家!今晚的事,閉口不提!你要是敢挑事,本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楚玄淩怒的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二話不說轉身就往晉王府門口走去。

鳳兮若輕嗤了聲,快步跟上,邊走邊嘀嘀咕咕的:“真是個小人,心腸這麼歹毒,素質也不高,張嘴閉嘴的就是罵人,老孃纔不要這種男人,哼,等老孃以後去找十個八個小鮮肉日日笙歌,不比這種男人好?這種男人就該拿去沉塘,活著都汙染空氣。”

跟在後頭的下人都驚呆了,互相麵麵相覷。

“你剛纔聽到鳳兮若的話了麼?”

“聽到了,她說不要王爺,要去找十個八個小鮮肉……這,小鮮肉是什麼?”

“誰知道啊,但是日日笙歌這種話確實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吧?”

“她不是很喜歡王爺的麼?”

鳳兮若腳步一頓,回頭看向那些個戰戰兢兢的下人:“以前喜歡他那種人,是我年輕不懂事,現在麼不會了,天下蛤蟆不好找,三條腿的男人不是遍地都是麼?他看不上我,厭惡我,我還看不上他,煩死他了呢。又不好看。”

幾個下人紛紛怔住了,這……不好看?

楚玄淩可是京城一等一的美男子,想要嫁給他的姑娘那是多如牛毛,之前鳳兮若和楚玄淩從小就定了親的事那是人人都知道的,鳳兮若也很是高興有這門親事,現在是……突然就變了?

鳳兮若隨手將頭上的一枚白玉簪子丟在地上,一副嫌棄至極的樣子。

幾個下人一怔,其中一個人忍不住道:“鳳,鳳姑娘……你這簪子不要了?”

這簪子可是當時楚玄淩去退親的再同江蘭茵定親的時候要給江蘭茵的,隻不過被鳳兮若搶走了,鳳兮若將這簪子視若珍寶,現在直接丟了?

“鳳姑娘,你真的……這簪子不要了?”

幾個下人徹底愣住,這是死過一回性情大變啊。

“要這破玩意兒……”

鳳兮若還冇說完眼睛動了動,突然彎腰又將丟在地上的簪子撿起來,幾個下人還以為她果然還是捨不得,就聽著她轉頭邊走邊道,“丟了浪費了,拿去當了好歹還值點錢。”

這……

變化的也太多了吧。

*

楚玄淩的馬車在晉王府外頭備好了。

鳳兮若利落的上了馬車,見他一副陰沉不想搭理自己的樣子,鳳兮若也冇上趕著用熱臉貼他的冷屁股,她直接閉目養神,當楚玄淩是透明的。

倒是楚玄淩皺了皺眉看向她,這女人怎麼跟她以前不一樣了?

搞不好是欲擒故縱,他不能上了她的當!

這麼想著,楚玄淩冷冷的收回目光,同樣的閉眼。

一路無話,約莫是半個時辰左右,到了鳳家的門口。

“晉王殿下?”

守門的小廝一驚,趕緊迎上來。

楚玄淩下了馬車,鳳兮若也跟著下來了,守門的小廝臉色頓時慘白:“這……這不是說大小姐她……”

“開門啊,還愣著乾什麼?”

鳳兮若淡漠的挑眉。

小廝嚥了咽口水趕緊將門打開了,另一個小廝跌跌撞撞的衝進去彙報。

如今鳳尚書不在府上,做主的正是鳳家二房的江姨娘,也是江蘭茵的親姑姑。

鳳兮若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楚玄淩看著她背影好一會兒,本想著直接走人的,可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了進去。

江姨娘聽聞鳳若兮在晉王府自儘了的訊息,她是一點都不意外。

畢竟鳳若兮去晉王府睡楚玄淩就是她慫恿的,不管她睡到了還是睡不到,那失節丟人的都是鳳若兮,到時候就算是鳳尚書回來了,也不會原諒她,鳳兮若隻會成為眾矢之的,死對她來說那是解脫。

隻是江姨娘冇想到鳳兮若死的這麼快而已,所以她纔在得了晉王府的訊息之後立即表示鳳家不能去給鳳兮若收屍,不然這不光彩的事傳出去,整個鳳家都得遭殃。

眼下她正在高興呢,誰知道小廝急急忙忙的進來通報說鳳兮若不光冇死,還好好的讓楚玄淩送回府了,現在就在花廳呢。

江姨娘著急上火的穿戴整齊帶著人匆匆的奔到花廳,才進門就看到楚玄淩和鳳兮若站在那裡。

特彆是鳳兮若慢慢的回頭看向她的時候,江姨娘隻覺得自己一整顆心都要蹦到嗓子眼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