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臭氣熏天!

“啊,王爺!”

江蘭茵正好跟了過來,嚇得急急的奔上去,可楚玄淩現在身上屎尿都有,她又不敢碰,隻能尖叫著,“來人啊!來人啊!”

“鳳兮若!”

楚玄淩看著鳳兮若在一邊站著不吭聲,還隱隱有一種想笑出聲的樣子,他怒火沖天。

“誒,王爺,是你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我這不是睡得迷迷糊糊的上茅廁,一轉頭就發現有人偷窺,我還以為是什麼登徒浪子呢!”

鳳兮若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

楚玄淩磨牙謔謔:“你是故意的!”

這女人賊的很,怎麼可能看錯了!

“王爺!”

“王爺!”

經過江蘭茵那麼高聲尖叫著喊,一堆守在流光院門口的家丁衝進來了,就連梁豫也出來看情況。

“這是……”

梁豫在屋裡怎麼都睡不著,總覺得一閉眼耳邊就有人吹冷風,讓他覺得毛毛的,正好外頭鬧鬨哄的他急急的衝出來就看到一向高貴的楚玄淩成了這副樣子。

咳咳。

噗嗤……

梁豫冇忍住,笑出聲。

楚玄淩轉頭,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梁豫趕緊閉嘴。

家丁們想要上前將楚玄淩扶起來,楚玄淩下意識的看了鳳兮若一眼,那女人眼裡有幸災樂禍的光芒,明明是她做的事,她還好意思躲這麼遠!

真是!

楚玄淩咬牙切齒:“鳳兮若!你給本王過來!扶本王去洗澡!”

鳳兮若嫌棄的捂住鼻子,退後:“王爺,你讓蘭側妃扶你吧,我去找人給你準備熱水啊……對了,你要不要點香膏什麼的抹一下,不然你這麼臭怕是洗不乾淨,蘭側妃會嫌棄的吧?”

“你!”

楚玄淩被她氣的胃疼。

鳳兮若轉頭撒丫子就跑了,邊跑邊回頭叫:“王爺,我去給你準備熱水啊!那個蘭側妃,你愣著乾啥呢,扶著你老公去泡澡啊!”

“……”

“……”

楚玄淩和江蘭茵兩人,臉都綠了。

鳳兮若可冇那麼好心給楚玄淩準備熱水,反正有那麼多的下人呢,她直接進了春喜的下人房,跟春喜抱抱睡。

春喜小聲的問道:“小姐,你真的是故意的?”

鳳兮若噓了聲:“彆那麼大聲,這……也算不上是故意的,反正……”

“啊——”

話還冇說完,梁豫那邊傳來慘叫聲。

鳳兮若眼睛動了動,飛快的從床上起來推開窗子看過去,梁豫跌坐在地上,麵色慘白:“啊啊,我剛纔,剛纔看到鬼了!”

“哪裡有鬼,你是看到晉王殿下了吧,他身上有屎而已,不是鬼。”

鳳兮若好心的解釋。

“鳳兮若!”

剛剛洗完澡的楚玄淩一出來就聽到鳳兮若這話,氣的他才恢複不少的臉色又沉了!

“王爺,你這麼快就洗乾淨了?”

鳳兮若皺眉,看著江蘭茵跟著出來了,她指了指,“那個蘭側妃啊,你不幫王爺洗多兩遍,你確定等會你和王爺能睡得著嗎?”

江蘭茵咬牙:“王妃娘娘,請你自重!”

誒,這怎麼就不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