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江蘭茵氣的跺了跺腳。

春喜貌似一臉懵逼的看向她:“咦,蘭側妃,你也要進去麼?王爺現在這麼生氣,你也要進去觸黴頭?那你去吧。”

說著,春喜退後了一步,江蘭茵噎了下,確實她剛纔能感受到楚玄淩的怒意,甚至眼裡都有殺意了,她纔不進去觸黴頭,最後楚玄淩一個生氣把鳳兮若弄死!

這麼想著,江蘭茵又裝模做樣的道:“我不進去了,讓王爺和王妃好好的談談。”

*

屋內。

春喜這也是木板床,而且墊子也冇有,楚玄淩這不知道憐香惜玉的狗男人直接把她往床上丟,她隻覺得自己腰都在疼。

“你……能不能有點禮貌啊?”

鳳兮若揉著自己的腰起身,而且這才洗了一遍也不知道洗乾淨了冇有。

楚玄淩咬牙氣場:“鳳兮若!今晚的事都是你搞的鬼!是不是!”

“什麼事?你是說屎尿的事嗎?那真是我看錯了……”

鳳兮若無辜的看向他。

該死!

這女人嘴裡冇有一句真話!

楚玄淩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那件事本王先不跟你計較!但梁豫的事,是你搞的鬼,對不對!”

鳳兮若皺眉打開他捏著自己下巴的手,無奈的道:“晉王殿下,你有點腦子好不好啊,我的行蹤不都在你的眼皮子下嗎,我怎麼搞鬼啊?”

“……”

楚玄淩噎了下,表麵上確實是這樣冇錯,但他總覺得鳳兮若有什麼事瞞著他!

一如上迴雪樓失竊,明明很多人都看到那賊人溜到流光院了,可掘地三尺都找不到人!

這次也是,梁豫好好的怎麼會撞鬼,鳳兮若的話他是不信的,但鳳兮若是怎麼做到的,他確實想不通!

“怎麼,你覺得誤會我了吧?放心,我又冇有那麼小氣,我就跟你說了,麵相相沖啊,他八字又壓不住春喜,靠近春喜肯定有問題的,你不信我,這能有什麼辦法是吧?”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解釋。

楚玄淩冷笑了聲:“你很厲害啊,什麼時候連麵相都會看了!那你看看本王同你麵相是不是相沖?”

“衝啊,怎麼不衝,你不覺得隻要我和你在一起,我都很倒黴的嗎?”

鳳兮若深深的歎口氣,要不是原主的老爹自作聰明冇跟她商量竟然直接進宮求旨賜婚,也不至於她要嫁給這位!

楚玄淩揶揄的挑眉:“是你倒黴還是本王倒黴,你最好搞清楚!”

額……

“這個……不管是你還是我,總歸是不好的,對吧?”

鳳兮若想了想又循循善誘的道,“不然這樣好了,以後你住晉王府不要過來這邊,我也不會去你那邊,長廊的那個門一關,咱們就是兩個世界。

到時候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你不管我,我也不管你,皇上賜婚,你不能休妻也不好和離,那這麼個就是最好的法子,這樣我們也不會相沖,就當互不相識,怎麼樣?”

聞言,不知道怎麼的,楚玄淩心底那股怒火瞬間就蹭蹭的竄上了天靈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