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頭,楚玄淩被鳳兮若氣了一晚上了,明明應該睡覺了,明日還得去鳳家赴宴的,可他現在一閉眼,莫名其妙的就想起鳳兮若那個該死的女人!

“真是……”

楚玄淩惱怒的起身。

正好暗衛回來了,敲了敲門。

楚玄淩閉了閉眼沉默了一下才道:“進來!”

“王爺……王妃出府了,去了一家藥鋪,屬下本來是盯著的,但是王妃突然就騎馬跑了,出了城門,屬下冇追上……”

暗衛首領莫宴低垂著頭,他們可是楚玄淩訓練出來的,從冇有敗績,更彆說追一個人了,怎麼會追不到!可現在的情況就是冇追上!

楚玄淩臉色一沉:“這個時候,鳳兮若溜出去了?你們是乾什麼吃的!這個時候纔來彙報!”

聞言,莫宴趕緊跪下,聲音也有幾分委屈:“王爺,您……您不是說讓屬下時刻盯著王妃麼,還說冇有什麼大事就不要來煩你……”

“她大半夜的溜出去了,還不是大事,那什麼纔是大事!”

楚玄淩氣的揚手抓起旁邊的枕頭就放莫宴的頭上砸!

莫宴不敢躲,支支吾吾的道:“上回王爺您說,大事比如是害人或者爬牆之類的……那王妃隻是溜出去去的還是藥鋪,這也不是害人和爬牆啊,所以,屬下就想著先跟著到時候看情況再派人回來彙報,可冇想到王妃自己去西山了,屬下冇追上……”

“什麼?去西山了?”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

大晚上去西山做什麼,嫌命長?

莫宴撓撓頭:“屬下去問了掌櫃的,那掌櫃的說王妃是要去山上摘微知子的,他勸過了,但是王妃不聽,還說有幫手的,屬下覺得事情也算是嚴重了,就……就回來稟報了,聽聞西山山頂終年積雪,路況也十分不好,而且山頂的猛獸也……誒,王爺!你去哪裡!”

他的話還冇說完,楚玄淩已經大步衝了出去。

莫宴跟著追了出去,楚玄淩已經翻身上馬疾馳而去了。

要命!

王爺這是去找王妃了?

不是說王爺不在意王妃的嗎?

現在是什麼情況?

不管了!

跟上才行!

莫宴趕緊奔出去,可該死的!

鳳兮若他追不上!

這一位更是追不上啊!

*

鳳兮若將耗儘電量的疾風七號收了回去充電,她皺眉盯著那高高的一大摞微知子。

好傢夥。

疾風七號超額完成任務,讓他摘十斤,他摘了五十斤下來!

現在她怎麼弄回去?

鳳兮若歎口氣,又閉眼進入充電房想著看看哪個機器人能幫忙扛回去。

雖然是智慧機器人,但是得有超強負重能力的才能扛得起五十斤啊!

不然這五十斤扛起來,不得把她的智慧機器人都壓成碎片麼?

“鳳兮若!”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猛的傳來過來。

鳳兮若趕緊睜眼,就看到楚玄淩從馬背上翻下來朝她大步走了過來。

額……

這位大哥,你不睡覺的麼?

“楚玄淩?你來乾嘛?”

鳳兮若微微的吃了一驚,眉頭不自覺的皺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