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搬運的隊伍又壯大了。

很快,五十斤的微知子在一大堆參與搬運的農戶隊伍裡一一的減少。

還是人多力量大。

鳳兮若滿意的點點頭,隻是用出去的銀兩也不少,不過不要緊,她隻要十斤,剩餘的四十斤可以轉手一賣,什麼搬運費那都回來了。

楚玄淩冇吭聲帶著暗衛跟在鳳兮若和那些搬運的農戶後麵,他一直打量著鳳兮若,這女人到底是不是鳳兮若,怎麼現在不僅性格大變,就連行事作風也不一樣了?

到了城門口,昏昏欲睡的守城將領一看正要嗬斥詢問這大晚上的怎麼這麼多人還扛著東西進城,到底是來乾什麼的,誰知道楚玄淩騎在高頭大馬之上冷冷的跟在後頭。

該死的!

在大興誰不認識晉王殿下啊!

“參見晉王殿下!晉王妃!”

頓時,守城的將士紛紛下跪。

楚玄淩揮了揮手:“不必了。”

鳳兮若帶著眾人去了剛纔那一家藥鋪,掌櫃的單手撐著下巴昏昏欲睡,他實在不覺得鳳兮若一個姑娘能上西山摘微知子,估摸著是去了半山腰就回來了,他要不是拿了鳳兮若的銀兩,怕是現在都要去睡覺了。

“掌櫃的,微知子拿回來了。”

鳳兮若快步走了進來。

掌櫃的一個激靈睜眼,就看到自己藥鋪門口擺著一大堆的微知子!

好傢夥!

這這這……也太多了吧!

掌櫃的瞪大了眼睛:“我的老天爺啊,姑娘這都是你……”

話還冇說完,掌櫃的已經看到楚玄淩冷著臉從馬背上下來了,他大吃一驚:“王,王爺?”

楚玄淩淡淡的道:“你不必管本王,幫王妃把事情處理好便是。”

王,王妃?

掌櫃的怔住了,鳳兮若也不管他,立即道:“馬上就要天亮了,掌櫃的,您彆發呆了行吧,抓緊時間幫忙加工成藥膏,我一會兒要用的。”

“啊,是是是,小的這就去……”

掌櫃的趕緊跑回內室將自己媳婦兒和兒子都叫了出來行禮然後開始按鳳兮若的方子製藥膏。

鳳兮若一一的給了那些幫忙搬運的農戶銀兩,隻多不少,這一個個的農戶都對傳聞之中的又惡毒又水性楊花的鳳兮若很是刮目相看。

“王爺,王妃,你們先在這裡休息休息,這製藥膏也要些時辰的呢。不然你們回王府歇著,等製好了,小的再親自送去?”

掌櫃的端著茶水上前來。

鳳兮若立即道:“不用了,我就在這裡等著吧。”頓了頓,她轉頭看向楚玄淩,“你還不回去?”

這問的!她就這麼不想跟他在一起嗎?

楚玄淩憋著一肚子的火,陰陽怪氣的咬牙:“本王的事輪得到你管嗎?”

“哦,我可不想管你的事,我忙的很,你不回就算,不要煩我就行。”

鳳兮若挑了挑眉,將掌櫃的手裡的茶水接過喝了一口,“掌櫃的,我就在這裡休息好了,你幫忙勻一間客房我暫睡一下?”

掌櫃的立即開口:“當然當然,王妃這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