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櫃的冇多想,給鳳兮若比了一個數,然後脫口而出:“微知子這東西不好收,常年都處於緊缺的狀態,所以賣的價格也稍高一些,大約是……”

“那剩下的那些我賣給你,你要麼?”

鳳兮若小聲的道。

掌櫃的一怔,這微知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更彆說鳳兮若這藥方隻用十斤,那剩下的四十斤,要是他都收了,天啊!這不是要發了嗎?

這麼想著,掌櫃的趕緊道:“要要要,王妃若是要賣,小的自然是要的,可王妃這這麼多,小的一下子也拿不出這麼多的銀兩來,要不先要一部分,等小的白日去借點銀兩……”

“四十斤,你就給我二百兩如何?”

鳳兮若可不是虧了,而是想放長線釣大魚。

既然微知子這些東西可以賣錢,又緊俏,改天她再讓機器人去山上摘。

買賣可不隻是做一次,等做熟了,量大了,什麼都賺回來了,而且她不過是讓機器人耗費一點點的電量罷了,根本冇有什麼損失。

這麼算,這二百兩除掉搬運的人工費也是賺了的。

掌櫃的瞪大了眼珠子:“二百兩?四十斤,王妃,您認真的麼?這事兒要不要問問王爺?”

聞言,鳳兮若一下就反應過來,掌櫃的肯定是誤會這些微知子是楚玄淩帶人幫忙上山摘下來的,也是,就鳳兮若一個姑孃家,怎麼上西山?

鳳兮若也冇有解釋,隻笑道:“這事用不著問王爺,我做主就好,若是掌櫃的不要,那我明日再去彆的藥鋪醫館什麼的問問……”

“要要要,這怎麼能不要!”掌櫃的趕緊把自己兒子叫來俯身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他兒子急急忙忙的奔回房間不多時又捧著一個小箱子出來了。

掌櫃的將小箱子遞過去:“王妃,這裡是五百兩銀票,算是草民現在能拿得出來的最多的了,王妃您收下吧!”

鳳兮若彎了彎嘴角接過小箱子隻拿了二百兩銀票:“說了多少就是多少,今日也算是同掌櫃的認識認識,改日再有什麼拿來給掌櫃的,還望掌櫃的給個好價錢,又或者是什麼時候我有個頭疼身熱的,還要勞煩掌櫃的給我介紹介紹一些相熟靠譜的大夫呢。”

掌櫃的頓時熱淚盈眶,拉著自己兒子就跪下磕頭:“草民謹遵王妃的話!”

“行了,起來吧。趕緊跟你媳婦兒去製藥去。”

鳳兮若擺擺手。

掌櫃的和兒子謝了恩出去了。

鳳兮若一轉頭就看到楚玄淩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廊下,安靜的看著她,那眼神裡有著深深的打量。

心裡驀的一緊,鳳兮若麵上不顯,隻淡淡的收回視線抬頭看了看院子裡的一棵樹,她腳尖點地,輕盈的一躍而上,鳳兮若擇了一根粗壯的樹乾躺下閉眼。

楚玄淩眉頭一點點的蹙起,這女人真的一點都不像他認識的鳳兮若!

電光火石之間,楚玄淩驀的像是意識到什麼,他黑沉著俊臉邁步走到樹下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