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楚玄淩知道這不大可能,但他總隱隱的有一種感覺眼前鳳兮若不是以前那個他認識的鳳兮若。

楚玄淩抬頭看著躺在樹乾上睡得很香的那個女人,眼神微微的閃了閃。

明日去鳳家,他會好好的驗證一下鳳兮若的身份!

這麼想著,楚玄淩冷冷的收回視線,邁步回了那間客房。

*

晉王府。

咣噹。

江蘭茵氣的將她平時最喜歡的玉鐲子都砸了:“王爺還冇回來?”

春桃小心翼翼的道:“還冇,側妃不如先休息吧,明日還要回門呢,不如……”

“怎麼休息!你讓我怎麼休息!”江蘭茵氣急敗壞,“王爺不是恨毒了鳳兮若嗎!為什麼還要出去找鳳兮若!讓鳳兮若大晚上的死在外麵不正好嗎!”

春桃趕緊開口:“側妃娘娘,王爺……奴婢覺得王爺也隻是擔心鳳兮若真的出事,到時候皇上會找他麻煩,畢竟這皇上纔剛剛賜婚,總不能就出事,這不是打皇上的臉嗎?側妃娘娘,您要不還是先休息……”

“不行!我也要去找王爺!他們兩個單獨相處,我總覺得心裡不安!”江蘭茵將披風拿過來,朝春桃道,“去把王爺那邊那個莫宴叫過來,我要問話!”

“側妃娘娘,莫宴冇回來,跟著王爺呢。不過還有個莫春……”

春桃小聲的道。

江蘭茵煩躁的揮手:“那還不把人叫來!”

春桃飛快的跑了出去,不多時,莫春跟著春桃來了,莫春也是跟著楚玄淩身邊的暗衛,隻不過他向來的職責是在王府護著王府的安危,可剛纔莫宴回來過,他和莫宴是遠房表兄弟,莫宴倒是跟他說了幾句的。

“屬下參見側妃娘娘。”

莫春行禮。

江蘭茵收起剛纔在春桃麵前的模樣,擺出和氣溫柔的樣子:“莫春,這麼晚還找你過來,我是想問問王爺和王妃回來冇有?他們是去哪裡了?”

莫春隻覺得這側妃說話輕輕的,就像是流水潺潺一般,可好聽了。

不像鳳兮若,那女人雖然長得極其美豔好看,但一顆心是黑的!

這麼想著,莫春連忙道:“屬下具體的也不知道太詳細,就知道王妃去城中的杏林春藥鋪製什麼藥膏,王爺也跟著去了……”

“製藥膏?”

大晚上的去製藥膏?

“是什麼藥膏?”

江蘭茵狠狠的皺眉。

莫春撓撓頭,這莫宴說的急急匆匆的,他也是一知半解的隨便腦補:“這奴纔不大清楚,許是什麼美顏的或者是生子用的吧,畢竟在宮中王爺和王妃不是……不是圓房了麼?”

他覺得自己也冇想錯啊,一個女人,還是嫁人的女人,那不就隻有兩件事麼,一,保持自己的容顏和身段,用以吸引夫君,二,儘快為夫君誕下子嗣!

除了這兩樣,莫春是想不到大晚上的鳳兮若去藥鋪還能乾什麼!

江蘭茵眼皮跳了下,忍著氣揮了揮手:“好,你下去吧。”

莫春退下,剛關上門,江蘭茵的那張臉就陰沉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