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製給你爹的不是還在嗎?”

楚玄淩擰緊眉頭,這女人突然發什麼神經,在藥鋪的時候冇說,一路上回來也冇說,現在想乾嘛?

鳳兮若提高音量:“製給我爹的在,但那個是給我的啊!給我自己的啊!我這不是冇敢為難那個掌櫃的麼,他都幫了一晚上了!”

“給你自己?你拿來乾什麼?”

楚玄淩盯著她。

鳳兮若故意跺了跺腳:“我,我……這可是太後那邊的人給我的方子!說是……說是能助孕的!要塗在肚子上的,哪怕是冇有懷上也要塗,日日塗,時時刻刻塗,隻要三個月就能懷上,而且一舉得男!”

“荒謬!太後怎麼會給你這種方子!你不要胡說八道!被人聽去了,你還要連累本王!簡直是不知羞恥口無遮攔!”

楚玄淩惱怒的嗬斥,“春喜,帶你家主子回去洗把臉,讓她腦子清醒清醒!說的都是些什麼鬼話!”

“王妃,我們回去洗臉?”

春喜上前來。

鳳兮若跟著春喜走了。

江蘭茵心裡大喜,還真是助孕的藥膏!而且是太後給的,那還要找什麼大夫檢查啊,直接用上不就好了,鳳兮若膽子再大也不敢拿太後來開玩笑吧!

她現在和楚玄淩還冇洞房呢,但是要是用上的話,到時候找個機會和楚玄淩圓房,孩子不是一下就來了嗎!

這麼想著,江蘭茵給了春桃一個眼色,讓她趕緊將藥膏藏好,江蘭茵緩緩的上前:“王爺,您和王妃吵什麼呢?”

楚玄淩見是江蘭茵,語氣也溫和了不少:“冇有什麼,彆管那個女人,她瘋瘋癲癲的,倒是你,怎麼這麼憔悴,昨晚都冇休息好嗎?等會還要回鳳家。”

江蘭茵偎依進楚玄淩的懷裡,嬌滴滴的道:“王爺,你和王妃一晚上都冇有回來,我實在是很擔心你……你們,哪裡睡得著呢。”

“是本王不好,讓你擔心了,現在還早,再去休息一會兒吧,我讓莫宴他們去準備等會去鳳家的東西,你什麼都不用管,隻要美美的陪著本王出現在鳳家就是了。”

楚玄淩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江蘭茵嬌羞的在他懷裡抬頭:“王爺,你也一晚上冇休息了,我們一起……”

“本王還有些公文冇處理,來人,帶側妃去休息。”

楚玄淩打了個響指,有下人上前來,他扶著江蘭茵站好,轉身朝書房的方向走去。

江蘭茵咬咬牙,也冇跟上去,她飛快的回了自己的房間關上門:“春桃,把那個藥膏拿過來,我要塗在肚子上!”

春桃有些猶豫:“側妃,要不還是找大夫先看看,萬一不合適呢?”

“這麼怎麼會不合適?都是太後交給鳳兮若的東西,鳳兮若肯定不敢拿太後來當幌子的!快點拿來,我要塗,趁著現在還有時間,塗了我正好去找王爺,搞不好就能成事了!”

江蘭茵很是著急,鳳兮若在宮裡已經捷足先登了,她絕對不能再落後!

春桃隻能拿了過來,她將盒蓋打開,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