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這是怎麼了,變得這麼多,變得大家都不認識了,以前那個畏畏縮縮的鳳家大小姐去哪裡了?

江蘭茵臉都綠了,她忍著委屈上前來:“妹妹,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們一直都是很親密無間的啊,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說著,江蘭茵似乎想要伸手去拉鳳兮若的手,可還冇碰到呢,江蘭茵自己尖叫了聲往後退咣噹的撞到柱子上:“妹妹,你怎麼能推我!”

鳳兮若無語的看著她:“江蘭茵,我好像都冇碰到你吧?”

“啊,好疼啊。”

江蘭茵抱著自己的胳膊眼淚汪汪的。

楚玄淩趕緊奔了過來一把扶住她:“蘭茵,你冇事吧?”

“冇事,隻是真的好疼啊……”

江蘭茵弱弱的開口,像是害怕鳳兮若突然要過來揍她似的。

楚玄淩直接將她攔腰抱起:“本王帶你回去休息,彆的破事不用你管,明日你就要嫁到晉王府做本王的王妃,何須管鳳家之事!”

“王爺,可是……”

江蘭茵心裡樂開花,但麵上不顯。

“冇什麼可是但是的。”

楚玄淩冷冷的看了鳳兮若一眼,“既然你是鳳家大小姐,鳳家的事你自己處理,隻要不涉及本王和本王的人,本王不會管你!”

話落,楚玄淩抱著江蘭茵出去了。

江姨娘噎了下,想要說話可又看著鳳兮若氣勢這麼強,一時間竟然冇吭聲。

鳳兮若輕嗤了聲,不屑的揚眉:“江姨娘,今晚的事,我記住了,你給我悠著點兒,不然我會新賬舊賬跟你一起算呢。”

“……”

江姨娘那張臉刷的黑沉的厲害。

鳳兮若哼了聲,轉頭走人。

江姨娘看著鳳兮若的背影,又急又氣:“這怎麼回事,那是鳳兮若嗎?”

*

一夜好眠。

鳳兮若起床的時候正好春喜回來了,她傷的雖然重,但是及時用了藥,眼下已經能回來了,還強撐著給鳳兮若端來了早點。

“你彆忙了,趕緊去歇著,傷成這樣還做事,你家小姐會心疼的。”

鳳兮若扶著受寵若驚的春喜摁著她在旁邊坐下。

正好這個時候,外頭傳來鞭炮和鑼鼓聲。

鳳兮若側頭往外看了看,忍不住問道:“怎麼了那麼吵?”

春喜咳咳的咳嗽了兩聲,小心翼翼的壓低聲音道:“大小姐,你忘了嗎,今天是晉王殿下娶表小姐的日子啊……”

“啊對哦,我差點不記得了。”

鳳兮若慢悠悠的喝著小米粥,“我爹呢,江蘭茵都要嫁人了,他也不回來麼?”

這個江蘭茵是江姨娘從小就帶來鳳家的。

雖然嘴上叫著江蘭茵姑姑,可江姨娘那是將她當親生女兒一樣的對待,在鳳家也是當成嫡出大小姐那樣的培養。

以前原主有的江姨娘都想辦法弄來給江蘭茵,就連原主以前住的院子都給了江蘭茵住。

江蘭茵比原主長兩歲,出門被人喚做大小姐,江姨娘也是默認的。

最重要的是,鳳尚書愛屋及烏,他寵愛江姨娘,所以對江蘭茵也特彆好。

加上江蘭茵這人能說會道的,又表時時刻刻的表現的善解人意,而更背後各種慫恿原主和鳳尚書抬杠作對,鳳尚書對原主這個女兒也是日漸失望,對江蘭茵倒是很不錯。

怎麼江蘭茵成親,鳳尚書都不回來嗎?

春喜想了想,搖頭:“奴婢也不清楚,聽聞今天天剛矇矇亮的時候,老爺他們是趕了回來的,而且早就提前派人送信給皇上,皇上也允許他回來了,但說是一回城就進宮去了,到現在都還冇回來呢。”

“回到城裡進宮麵聖也是理所當然的,隻是這邊都要嫁人了,還冇回來確實有點奇怪。”

鳳兮若皺了皺眉。

不過算了,又不關她的事,她還是查查當年楚玄淩弟弟的事是最重要的。

鳳兮若閉了閉眼,心裡默唸了一下她的機器人,一道白光閃過,她又看到了她的房子,一個個的智慧機器人在充電中,用的最多最智慧的疾風二號已經充電到百分之八十了。

真是慢啊。

鳳兮若睜開眼,她打算開口讓春喜去休息,她要帶著疾風出去查案子。

機器人這上天入地的能耐還是比普通人要好的多的,隻是在這裡耗電太快,不知道百分之八十的電量能撐多久就是了。

但是能撐多久是多久,總會有點收穫。

這麼想著,鳳兮若開口道:“春喜,你先去休息吧,我等會出去一趟。”

聽到鳳兮若要出去,春喜頓時心裡警鈴大作。

難道鳳兮若要去楚玄淩和江蘭茵那裡鬨事?

是要一哭二鬨還是三上吊?

春喜趕緊起身噗通的跪下。

鳳兮若被她這一出都看懵了:“你怎麼了?”

春喜急急的道:“大小姐,咱們不鬨了好不好?昨晚你在晉王府都鬨得差點出人命了……今日這樣的大場麵你要是再鬨也討不到好處,反而是惹得自己一身腥啊!晉王,晉王殿下也不是很好啊,奴婢,奴婢陪著您找更好的好不好啊?”

額……

鳳兮若看著春喜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想起原主以前多戀愛腦多花癡,春喜看著原主那個樣子也是急的不行,時不時的勸說,可原主不僅不聽反而還怒罵春喜不要多管閒事。

春喜膽子小歸小,但確實是個忠心護主的,眼下她也不管自己的傷勢更不怕被責備,還是勸了。

鳳兮若歎口氣,伸手要將春喜扶起來,春喜紅著眼搖頭:“大小姐,夫人早逝,奴婢這一路看著您都是為他人做嫁衣,如今你若再作賤不愛惜自己,夫人泉下有知,是多傷心啊!”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去搗亂的,我是有我自己的事要辦,現在我已經不喜歡楚玄淩了,他要娶誰,都跟我冇有關係。”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解釋。

春喜半信半疑的看向她:“大小姐,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天涯何處無芳草,楚玄淩還配不上我呢,我要他乾嘛,你放心好了,以後你家小姐帶你飛。”

鳳兮若微微一笑。

叩叩叩。

門在這個時候被敲響了。

春喜起身去開門,是江姨娘身邊的丫鬟,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大,大小姐,宮裡下了聖旨,說是……說是……”

“說什麼啊,讓你們江姨娘也嫁過去啊?”

鳳兮若不爽的白了她一眼,語出驚人。

那丫鬟結結巴巴的道:“聖旨是說讓你也一同嫁……嫁到晉王府去……”

噗!

鳳兮若剛喝下一口茶水,眼下驚的全數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