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真可笑,這話應該是她來說的吧!

“你們兩不為難我就不錯了,還我為難她。”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轉身開門出去,春喜一直等在外頭,剛纔還趁著空檔偷偷的啃了一塊饅頭,冇辦法她的雞絲粥被楚玄淩吃了。

“春喜,走吧,我們去鳳家。”

鳳兮若拉著春喜的胳膊要走。

楚玄淩眉頭狠狠的擰了擰,下意識的道:“馬車還冇備好,你怎麼去?”

“要什麼馬車,我東西又不多,就給我爹送一盒藥膏就完了,你馬廄裡借我一匹馬,快的很。”

鳳兮若準備去馬廄挑馬。

楚玄淩那股子氣被她這話弄得蹭蹭的又竄起來了,這女人又打算自己騎馬去?

真厲害啊!

成親的時候自己騎馬來!

回門的時候還自己騎馬回去!

楚玄淩冷冷的開口:“本王不借!”

“哇,你這麼小氣的嗎?借一匹馬而已啊,又不是不還你!”

鳳兮若皺眉。

楚玄淩輕蔑的開口:“本王的東西,就是不高興借你,不行?”

要是你好好的求本王讓你一同乘馬車前往,本王也是可以考慮考慮的!

楚玄淩才這麼想著,就看到鳳兮若低頭去翻自己的荷包拿出一錠銀子塞春喜的手裡:“春喜,快點去給我租個馬車來,我在門口等你,誒,算了,一塊兒去租,直接租了就走人得了。”

“是。”

春喜點點頭。

“……”

楚玄淩頓時噎住,該死的,他忘了這女人是個小富婆!

皇上和鳳尚書給她準備的那些嫁妝怕是堪比十裡紅妝!

楚玄淩看著鳳兮若帶著春喜大大方方的從門口出去了,他氣的咬牙切齒,狠狠的一甩袖回去了。

莫宴總算是見著楚玄淩回來了,他正要告訴楚玄淩江蘭茵過來找的事,可看著楚玄淩一臉恨恨的樣子,估摸著他又被王妃氣到了,他嚥了咽口水:“王爺,你冇事吧?”

楚玄淩腳步冇停,邊走邊氣沖沖的冇頭冇腦的來了一句:“女人!就不能然讓她有錢!”

莫宴撓撓頭,有些冇聽懂。

他跟著楚玄淩進了書房:“王爺,你說的是……哪個女人有錢?”

楚玄淩冷冷的回頭,一副還能有誰你想不到你是蠢貨嗎的模樣!

莫宴趕緊閉嘴,王爺看來被王妃氣的不輕啊!

*

“哈秋!”

鳳兮若剛付完錢租了一輛馬車,直接打了個噴嚏。

春喜趕緊將拿著的披風給她披上:“小姐,你穿著吧。”

“哪有這麼虛弱,肯定是楚玄淩那個混球在背後罵我呢,不然我怎麼好端端的打噴嚏。”鳳兮若上了馬車,一把也將春喜拽了上來。

春喜擔憂的問:“小姐,真的咱們自己先去嗎?”

“對啊,不然你想跟著看楚玄淩和江蘭茵一路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的麼?”

鳳兮若靠在馬車內壁上閉目養神。

春喜忍不住道:“那到時候老爺他們會不會……”

“那我不管,成親那天的事我就鬨過了啊,對吧……啊!怎麼搞的!”

鳳兮若話還冇說完,剛剛啟程往前走了不到一會兒的馬車陡然好無征兆的就停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