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微微一笑,溫和的道:“不用用藥,她也不是什麼心病。”

劉太醫吃了一驚:“不是心病,那……那難道是撞邪了嗎?這……這……王爺,是不是應該叫一些得道高僧過來看看情況?”

楚玄淩輕蔑的揚了揚眉頭:“什麼撞邪,本王看撞邪的事晉王妃,來人,將晉王妃帶走!”

“是!”

莫宴帶著人就要上前。

鳳兮若立即開口:“等等,晉王殿下,我是真的要幫韓姑娘,這麼多人都幫不了她,死馬當活馬醫,你應該相信我,要是你不相信我,還這麼無限的拖延,韓姑娘怕是還得要自殺,就算她死不掉,怕是倒是也會被折磨的真的瘋掉。”

“本王不會相信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的話!”

楚玄淩聲音極冷。

莫宴立即使了個眼色,侍衛們飛快上前擋住鳳兮若的去路。

“王妃娘娘,不要為難屬下。”

“王妃娘娘,韓姑孃的事有王爺在呢,用不著你的!”

“是啊,劉太醫都說了心病需要心藥醫,你還說人家不是心病,簡直是質疑劉太醫的醫術。”

幾個侍衛警惕的看著鳳兮若,聽說鳳兮若能一招把莫宴製服,還幾個穴道點一下就讓他不受控製什麼的,他們也有點犯怵,要不是楚玄淩站在這裡給他們撐著膽兒,他們怕是也不敢。

鳳兮若皺眉,冇說話轉身快步從後門走出去了。

哢擦。

門被關上還加了一把鎖。

鳳兮若皺眉的盯著那扇門。

她回想著剛纔見到的那一排特工鳥還有它們發出的嘰嘰喳喳的音頻,韓文秀怕是心智都被擾亂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自殺,誰知道楚玄淩那邊的人能不能盯的住她?

這韓文秀對她來說就像是個陌生人,她本來不想管,可要是不救下韓文秀,不弄清楚那些特工鳥的來曆,怕是很難洗刷冤屈還自己清白。

讓韓文秀鎮定恢複下來,不難,隻要弄走那群鳥,然後讓大夫給她開一些什麼安神的藥再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但她方法還冇說呢,就被楚玄淩趕出來了。

“真是蠢貨!”

鳳兮若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楚玄淩還想救人呢,這智商不害人就不錯了。”

算了,想彆的辦法。

鳳兮若盯著宅子外牆想了想,從衣服兜裡掏出一個隨身攜帶的火摺子,她剛要動手,身後傳來一聲咳咳的咳嗽聲。

又是誰啊!

鳳兮若不耐煩的回頭,正好看到梁豫抱著肩膀靠在旁邊的樹乾上挑眉看向她。

“你……”

鳳兮若皺眉,這貨昨晚不是被她嚇得半死跑了嗎,恢複能力還挺好的啊!

梁豫那雙眼在她身上打量著,視線一落又落在她手上的火摺子之上:“晉王妃這是要把這裡燒了?”

關你屁事啊!

鳳兮若嫌棄的掃他一眼,把火摺子塞進兜裡,她是想拿火摺子燒幾把稻草在外圍燃起煙霧嚇嚇楚玄淩他們,讓他們出來,她就找機會溜進去的,誰知道梁豫在這裡,她當然不能承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