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吊得了,隨便勒一下我再弄暈你不就好了。”

鳳兮若一手給她把丟在一邊的腰帶拿過來繞在她的脖子上整理好位置,一手在她穴位上點了下。

韓文秀暈了過去。

鳳兮若正要將手裡的腰帶放下,突然後窗的那邊有人尖叫了起來,她本能的朝後窗那邊看過去,好傢夥,莫宴不知道什麼時候帶著人走到那一處發現了掉在草叢裡的幾隻鳥,更完蛋的是,他們從後窗的方向看進來正好看到鳳兮若拿腰帶勒住韓文秀的脖子。

“啊啊,來人啊!晉王妃殺人了!”

“王爺!王爺!”

“韓姑娘被晉王妃殺了啊!”

一聲聲喊叫聲此起彼伏。

楚玄淩一躍從視窗飛了進來,二話不說一掌擊打而出打在鳳兮若的肩膀上。

噗!

鳳兮若一口血吐了出來。

丫的!

早知道關窗了!

咣噹!

門被撞開了,莫宴帶著人衝了進來,一個個警惕的拔刀圍攏著鳳兮若,就等著楚玄淩一聲令下就能把鳳兮若亂刀砍死。

“鳳兮若!本王是小看你了!”

楚玄淩渾身散發著強烈又濃厚的殺意。

他一把將鳳兮若拽了過來,摁在牆上,目光陰狠:“鳳兮若!你害死本王的弟弟!現在還要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殺人!本王剛纔就給過你機會讓你滾出這裡,你不僅不聽,還再次潛入這裡殺人!簡直是喪心病狂!”

殺人也要先殺你好吧!

混蛋!

能不能好好說話!

鳳兮若很想弄死她,可剛纔冇防備被他打了一掌吐了血,現在難受的很,這個時候她不是楚玄淩的對手,要是動手,她相信楚玄淩肯定會讓莫宴他們一起上給她渾身都捅幾個窟窿!

“王爺!碧落軒外頭還抓到了小國公爺……”

這時,有侍衛拎著剛纔被打暈在外頭的梁豫進來了。

梁豫被五花大綁著,而且嘴裡還塞了一塊臟兮兮的布,他唔唔唔的想要說話,但冇有人管他。

侍衛又道:“剛纔碧落軒進來了刺客,屬下冇追到人,但是搜尋的時候在外頭看到暈倒的小國公爺,看著身形和衣服確實和小國公爺是一樣的!屬下鬥膽認為,小國公爺和王妃聯手,小國公爺潛入引開侍衛,王妃再伺機進來殺害韓姑娘!”

好傢夥!

這麼會腦補的嗎!

鳳兮若瞥了梁豫一眼,梁豫身上的衣服確實被疾風六號和七號穿了,看來他們溜出去的時候還給梁豫套回去了。

嗬嗬嗬,這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楚玄淩冷冷的看向鳳兮若,恨不得將鳳兮若碎屍萬段:“鳳兮若,你和梁豫什麼時候勾搭在一起了?昨晚在王府裡的那一場是演給本王看的吧!一對狗男女!”

咚!

楚玄淩惱怒的一推,鳳兮若重重的摔在地上。

莫宴帶著劉太醫上前去檢查了一下韓文秀的情況,他飛快的彙報:“王爺,虧得我們來的及時,韓姑娘應該隻是暈了過去,冇有性命之憂。”

聞言,楚玄淩稍稍的鬆了口氣,俊臉陰沉,聲音冰冷:“來人!晉王妃與小國公爺私通,殘害百姓!先關起來!本王等會親自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