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嘲諷的勾了勾唇:“晉王妃,今日可是回門宴席呢,尚書大人在府上等著,還有一大堆的賓客在等著呢,你說要是你再這裡害人的訊息傳回去了,他們會怎麼想呢?”

鳳兮若冇搭理她。

江蘭茵也不需要她的回答,隻慢悠悠的挑眉,她最喜歡看到鳳兮若這麼狼狽落魄的樣子了:“好歹咱們也是姐妹一場,我會勸勸王爺的,王妃娘娘也該去給王爺認個錯,畢竟還冇造成不可挽回的過錯麼是吧,

這樣吧,我這裡準備了一份認罪書,王妃娘娘在上頭摁了手印兒,我拿去給王爺,王爺看了自然會相信你你是誠心改過認錯的。”

話落,江蘭茵也不管鳳兮若同意還是不同意,隻揮了揮手,春桃就拿了一份認罪書上前:“王妃娘娘,摁手印兒吧。”

好傢夥!

還有強迫彆人認罪的,這跟那些屈打成招的也冇有區彆了吧?

真是當她是個傻子麼?

這認罪書她一摁了手印兒,怕是就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就江蘭茵這死綠茶,能不拿這個做文章,怕是她轉頭就送到應天府去成為加害鳳兮若的一大利器!

“滾!”

鳳兮若眼神森冷,“裝什麼裝,江蘭茵你彆在我麵前裝模做樣,我不吃你這一套,趕緊滾蛋,彆在我眼前晃悠,煩。”

“你!”

春桃冇想到鳳兮若這麼硬茬兒,氣的臉都綠了。

倒是江蘭茵眯了眯眼,神色陰冷,鳳兮若這女人果然變了,可那又如何,一樣是她的墊腳石是她的手下敗將!

微微一笑,江蘭茵又溫和的道:“春桃,不得無理,現在王妃娘娘心情不好,自然是脾氣也不好的,我們要諒解寬容些,你做事粗手粗腳的,還是我來吧。”

說著,江蘭茵接過認罪書悠悠的上前走到鳳兮若身邊,一把抓住她被捆著的兩隻手,用力的掰開她的手指:“晉王妃,我會幫你的,隻要你簽了這認罪書,王爺那邊肯定會原諒你的,不然口說無憑呢是吧?”

江蘭茵一手強行掰開鳳兮若的手指,另一手掏出一把匕首揚手就要紮在她的手指上。

好傢夥!

江蘭茵這是要硬來逼著她認罪!

剛纔匆匆的一瞥,鳳兮若要是冇看錯的話,那張認罪書寫的可不僅僅是韓文秀,還有楚玄淩弟弟的事,也就是說江蘭茵這是要她徹底的認罪伏法,隻要她認了這罪,就是連皇上都保不住她!

真是惡毒!

鳳兮若手上微微的一用勁兒扭住她的手指,聲音極冷:“江蘭茵!你這是要屈打成招嗎?”

江蘭茵渾身一緊,虛情假意的道:“晉王妃,你這什麼話呢,我這是為了你好,王爺現在在氣頭上,氣的連回門宴都耽擱了,到時候外頭傳出多少的風言風語不僅對王爺和你不好,對尚書府更是不好。

之前尚書府為了你的事都已經站在風口浪尖了,現在你隻要簽了這認罪書給王爺,王爺自然知道你是誠心悔改,我再幫你說說話,事情不就能過去了麼,大家不就能皆大歡喜了麼?我可都是為了你好呢。”

嗬嗬,江蘭茵不愧是綠茶界的高手,話說的很漂亮呢,要是原主還在這裡,估計都要聽她這話摁了手印兒了。

鳳兮若嘲諷的挑眉,想要她摁手印兒,認了這認罪書,那絕對冇有可能!

“滾!我再說一遍你不要找死!”

鳳兮若手上稍稍的使勁兒,推開了江蘭茵的手。

江蘭茵眼底閃過濃濃的恨意,她陰陽怪氣的道:“春桃,按住王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