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春桃飛快的上前一把按住鳳兮若,江蘭茵重新將匕首拿出來朝鳳兮若的手紮了過去,。

咚!

鳳兮若往後一仰,頭重重的撞在春桃的臉上。

“啊——”

春桃鬆開按住鳳兮若的手,蹬蹬的往後一撞,撞上了後方的柱子,直接暈了過去。

鳳兮若抓起地上的一把沙拋向江蘭茵的眼睛,江蘭茵拚命的揮手擦臉,她怒的握緊匕首就朝鳳兮若刺過去。

砰!

鳳兮若用力一掙,身上的繩子應聲斷裂,她剛纔被楚玄淩打了一掌還吐血了,本來不應該再用內力的,但現在這個情況也等不了她慢慢的解開繩子,隻能用最快的方式。

見狀,江蘭茵嚇到了,她尖叫著後腿:“你你你,你怎麼把繩子解開了,你……你要乾什麼!”

鳳兮若抬腳直接踹了過去,江蘭茵被踹到牆上又摔到地上去,連門牙都磕掉了一顆,鳳兮若上前來拽著她頭髮將她拎起來:“江蘭茵,你真是給臉不要臉!你既然要我認罪,那你認吧,手印你來摁吧!”

說著,鳳兮若一把抓起江蘭茵的手,撿起匕首一刀割了過去,江蘭茵激動的拚命掙紮:“不是我,不是我,這跟我冇有關係!救命!救命啊!”

外頭的人呢!

不是說她叫救命就會有人進來的嗎!

人呢!

“不就是摁個手印兒而已,你叫什麼叫!”

鳳兮若冷冷的盯著她,將她的手摁在認罪書上。

她鳳兮若向來受不得任何的委屈!

敢打她的主意,真是活膩了!

咣噹!

門被撞開了,楚玄淩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眼前,他渾身都是冷厲的氣息,眼裡有著濃重殺意。

“鳳兮若!你做什麼!”

楚玄淩恨得牙癢癢。

“王爺!王爺救我啊!”

江蘭茵著急的大叫。

鳳兮若鬆開江蘭茵的手,快步退後。

楚玄淩大步的走了進來,連忙將江蘭茵扶起來:“本王來遲了,蘭茵,你怎麼樣了?”

“王爺,王爺,蘭茵好害怕啊!”江蘭茵撲進楚玄淩的懷裡,嚶嚶嚶的痛哭,“我是想著過來去勸勸王妃讓她給你道個歉認個錯的,誰知道……誰知道王妃不僅不領情還對我動手,她差點就要殺了我,你看看,春桃都成那個樣子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啊!”

楚玄淩怒火中燒:“鳳兮若!你還要害多少人你才高興!”

“我冇有害她,是她拿了認罪書來逼我摁手印兒!”

鳳兮若咬牙切齒,楚玄淩這人是眼瞎的嗎!

江蘭茵嚶嚶的繼續哭:“王爺,什麼認罪書我不知道,是王妃娘娘突然從兜裡拿出來的,說是逼我認罪摁手印兒來代替她做的惡事……”

好傢夥!

這還能倒打一耙的!

鳳兮若還要說話,之前跌入草垛裡的梁毅好不容易挪著身子翻了出來。

江蘭茵吃了一驚,糟糕,怎麼還有人在這裡的!

那剛纔的事他是不是都看到了!

楚玄淩眼神一冷,袖子重重的揮出。

一道勁風甩過,梁豫身上的身子斷了,梁豫趕緊起身:“困死老子了,真難受……”

楚玄淩臉色陰沉:“小國公爺,看來你剛纔是掉草垛裡頭去了,那麼所有的事你都儘收眼底了,剛纔到底是誰拿來的認罪書,誰逼迫誰,你應該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