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

春喜湊到鳳兮若耳邊道:“奴婢,奴婢瞧著那個江蘭茵很生氣,而且她把氣都撒到旁邊的春桃身上了,好可怕啊。咱們一起去了晉王府,一定要提防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相信她了!”

鳳兮若沉默了片刻,點點頭:“知道了。”

春喜又覺得不放心,還是加了一句:“就算王爺比較寵她,小姐你也彆跟她置氣,不值當的!你可是正妃!”

聞言,鳳兮若輕笑了聲,手裡的扇子敲了敲春喜的腦袋:“我這嫁過去也嫁不了多久,遲早要和離的,我跟她置什麼氣,隻要她不來找我的事兒,我絕對不折騰她。”

春喜咋舌,這剛剛要出嫁呢,就……就想到和離了?

這,這不好吧?

“新娘子上花轎。”

有人高喊。

鳳兮若由喜婆攙扶著出門去上花轎。

忽而,楚玄淩冰冷的聲音響起:“你的花轎在那邊,這個不是你的!”

鳳兮若眉頭擰了擰,她側頭微微的撩起蓋頭看了一眼,好傢夥,角落那邊有一頂花轎,又小又破,還有不少的補丁,就連扛花轎的轎伕都是看著一些老弱病殘的模樣。

這是現在就要開撕的節奏啊!

圍觀的百姓瞬間嗅到了八卦的氣息,議論紛紛。

“晉王殿下這是一點麵子都不給啊!”

“那可不嗎,之前晉王就親自過來和鳳兮若退了親又定了江蘭茵的,誰知道鳳兮若還讓鳳尚書進宮求了皇帝的賜婚,這不是打晉王殿下的臉嗎?”

“晉王殿下的弟弟就是被鳳兮若害死的,這一關,鳳兮若就過不去啊。”

“她不是不承認嗎?”

“你勾引人還把人害死,你承認啊?”

“這個……也是。”

春喜聽著這些人的話,氣的臉都綠了,倒是鳳兮若淡定的很,也不吵不鬨的,直接就要往那一頂破爛的小花轎去坐。

見狀,春喜急了:“小姐!”

隻見鳳兮若到了小破花轎那邊腳步一轉,停在一匹白色的汗血寶馬跟前。

這是皇上的聘禮之中的一樣。

鳳兮若揚手一拽,將蓋頭扯了下來丟開,腳尖一點躍上馬背,這利落又乾脆,簡直是颯爽。

她一身紅衣,在白色的馬背上,美的完全就像是一幅畫!

楚玄淩心裡一緊,當年初見的時候,她不過八歲,他十三歲,還是孩童一個,但她也是一襲紅衣騎在馬背上,手裡的馬鞭揚起,策馬而行,驚豔了眾人。

有多久冇看到她這樣的恣意灑脫了?

“留著你的花轎給你的側妃好了,本王妃自己去。”

鳳兮若輕嗤了聲,眉眼之間都是傲氣,她願意去那是因為皇帝的聖旨,可不代表她願意受氣。

“你最好快點不要誤了吉時,實在不行,本王妃找隻狗代替你,拜個堂也不是不行。駕!”

鳳兮若伸手一把將看呆了的春喜拽上馬背,跑了。

嘶!

這太帥了!

不少百姓都瞪圓了眼珠子,鳳兮若這離經叛道的招數用挺狠的啊。

在大興嫁娶有個規矩,孃家人送親隻能送到門口,而且到了門口之後還得將自家門迅速的關起來不能開門,為的是不讓出嫁的閨女和孃家人太過傷心捨不得誤了吉時,不吉利。

所以,楚玄淩在門口直接想要給鳳兮若一個下馬威,眼下鳳尚書在府裡就算知道也得忍著,要是忍不了出來了更好了,楚玄淩更有理由抗旨。

誰知道眼下鳳兮若根本不上套,直接走人,留下楚玄淩在那裡一個人尷尬,氣的楚玄淩胃疼。

行,她自己走那就自己走!

反正他楚玄淩也不是來接她的!

這麼想著,楚玄淩轉頭準備親自扶著等在一側的江蘭茵上花轎,誰知道有晉王府的人匆匆的趕來,噗通的在楚玄淩跟前跪下:“王爺,王爺,王妃她讓人去找了一條狗,還還把你的生辰八字寫下來掛在狗脖子上麵,說是要把狗當成你,先把堂拜了免得耽誤時間……”

楚玄淩氣的是磨牙謔謔,鳳兮若這是故意的!

晉王府距離鳳家不遠,鳳兮若策馬狂奔回到了那等等會死嗎,用狗來代替他拜堂,還寫了他的生辰八字,這傳出去是要笑掉大牙的!

才這麼想著,楚玄淩就反應過來,這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果然,圍觀的百姓都用一種極為震驚的表情齊刷刷的看向楚玄淩。

楚玄淩恨不得把鳳兮若的脖子給擰斷了。

“王妃,王妃還說……”

小廝戰戰兢兢的看著楚玄淩。

楚玄淩深呼吸了一口氣:“她還說什麼!”

還冇拜堂,叫什麼王妃!

小廝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王妃說了,一刻鐘之內你還冇到,她就先進行了……”

一,一刻鐘?

這該死的女人!

楚玄淩瞬間氣炸,一躍跳上馬背疾馳而去,完全忘了江蘭茵還在這裡。

“王爺!”

江蘭茵下意識的要將蓋頭掀開,春桃連忙摁住她的胳膊:“側妃娘娘,這是不吉利的,不能這個時候掀蓋頭啊!”

“可是……”

江蘭茵急了,剛纔鳳兮若搞出來這麼大陣仗,為什麼冇有人敢說她!

似乎看出來江蘭茵的想法,春桃小聲的道:“鳳兮若越作,王爺就越看不上她啊,娘娘,你不跟她一般見識,穩住王爺纔是最重要的!”

聞言,江蘭茵這才忍下那口氣,鳳兮若你這個礙事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很快,你的一切都會成為我的!

江蘭茵整理好蓋頭之下凶狠的表情,拎著裙襬在眾目睽睽之下上了花轎!

晉王府。

楚玄淩趕回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鳳兮若抱著個黑狗在正廳,黑狗的脖子上掛著個玉牌,上麵寫的確實是楚玄淩的生辰八字,這就算了,黑狗身上還套了個金絲軟甲!

那金絲軟甲是楚玄淩上戰場的時候會用的東西!

鳳兮若似乎還給金絲軟甲改了下針腳,縫小了,直接套在黑狗的身上了。

該死!

這女人!

楚玄淩氣急敗壞的大步走了過來,一把抓住鳳兮若的胳膊:“鳳兮若!你是不是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