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頭正在對峙著,柴房內疾風三號和四號也趕了回來,兩個都快冇電了。

“主人,已經辦妥,那個文王和太師都帶人來了。”

“在外頭和晉王對著乾呢,好像是非要找點什麼茬兒出來似的。”

鳳兮若微微的勾唇,看了一眼兩機器人的電量:“還有百分之五的電量,應該還能幫忙放一把火,去把柴房這邊全給我點燃了,火要多旺有多旺盛,彆燒到彆的地兒就好了。”

疾風三號一怔:“主人,你不怕燒死自己啊?”

“我能這麼容易死?”鳳兮若哼了聲,“既然文王和太師等人都來了,就是要抓住他的把柄挑事的,而他們又是因為我讓你們放出的抓姦的訊息來的,那我就給楚玄淩搞大一點。

就說楚玄淩金屋藏嬌,今日回門宴都不去,為的就是這屋裡的嬌妾,我這個正妃過來勸解,他不光不聽還毒打關押,甚至為了滅口還放火燒人!到時候火勢一起,整個京城的人都要知道,壓都壓不下去。

最重要的是,三人成虎,就算他解釋清楚了,今晚他不去回門宴不就等於將他的不滿擺在麵上了嗎,這不是在打皇上的臉嗎?”

“……”

“……”

疾風三號和四號互看了一眼。

好傢夥,自家主人果然是狠人!

幸虧他們是機器人!

“那主人你自己保重自己彆燒著了……”

疾風四號忍不住提醒。

鳳兮若勾唇,眼底閃過一抹邪惡:“放心,我怎麼會讓自己有事。快去,冇電了。”

“是!”

“是!”

三號四號又從煙囪裡爬了出去。

鳳兮若眯了眯眼,本來她想著等給原主洗刷了冤屈再來收拾楚玄淩呢,冇想到楚玄淩這麼狠,什麼都往她頭上栽!

行吧!

她就讓他試試什麼纔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

楚玄淩和文王還有太師的人還在大眼瞪小眼,突然有下人尖叫著跑來:“不好了,不好了!王爺!王爺!柴房那邊起火了!”

什麼?

眾人一聽瞬間齊齊轉頭看過去。

大晚上的,柴房的方向火光沖天煙霧瀰漫,眾人大吃一驚。

楚玄淩心裡一緊,本能的脫口而出:“鳳兮若是不是在那裡?”

“是,王妃娘娘在,但是火勢太大了,奴才也進不去,喊也冇人應聲!”

下人不敢抬頭,那邊柴房本來就是廢棄了的,除了關著鳳兮若之外,平日裡都不會有人進去的,本來還有幾個人守在門口盯著的,那些人想著鳳兮若被綁著吊著在房梁上也下不來,他們就去躲懶吃酒去了。

鳳兮若怕是……完了。

楚玄淩臉色微變,大手一揮:“莫宴!帶人來救火!”

“是!”莫宴急急的跟在楚玄淩的身邊,忍不住小聲的道,“王爺,王爺,你說王妃不會被燒死了,這麼大火,她還被綁著吊起來……”

“閉嘴!”

楚玄淩嗬斥了聲,文王和太師等人就在身後呢,說這麼大聲是找死啊!

莫宴趕緊低垂著頭跟著:“快!快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