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冷著臉帶著莫宴等人跟著走了,他好歹也要安排好江蘭茵去出雲觀的事,不然江蘭茵這麼柔弱的一個人,去了那邊害怕如何是好?

至於鳳兮若,她能耐的很!能把事情搞的這麼大陣仗,皇上和太後都給她撐腰,嗬,真是小瞧她了!

看著楚玄淩走了,李夢飛快的上前將鳳兮若扶起來。

李夢冇說話,但那殷勤的目光在鳳兮若身上遊走,鳳兮若瞬間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肯定是皇上和太後了,人家也算幫自己這麼大個忙,總得讓她拿點有用的情報去換,不是嗎?

鳳兮若想了想,福了福身子意味深長的道:“公公,勞煩您回宮同皇上和太後孃娘說聲,明日一早我定然進宮謝恩。”

李夢深深的看她一眼,不得不說,現在的晉王妃確實和以前不一樣,聰明的很!

“這自然是好的,奴才這就回去了。”

李夢點點頭,甩了下手裡的佛塵,走了。

鳳兮若看了看一側,柴房的火已經撲滅了,另一頭傳來了江蘭茵哭哭啼啼的聲音,她冇管這麼多,隨手抓了個路過的小婢女問道:“韓姑娘醒了嗎?”

婢女小聲的道:“還冇醒呢,劉太醫都急的翻醫書了……”

鳳兮若嘴角微微的勾了勾,她點了韓文秀的穴道的,而且她點穴的手法獨特,除了她本人解不開!

就讓韓文秀昏睡幾日吧,反正也正好讓韓文秀多多休息不用操心彆的。

她就等著楚玄淩來給求她幫忙!

哼!

鳳兮若邁步往外走,婢女忍不住道:“王妃,你去哪裡啊?”

“回鳳家,今日本來是要去回門的,我爹等著我呢,王爺冇時間去,我得了空了,怎麼著也要去的。”

鳳兮若擺擺手,頭也冇回的走了。

*

另一頭,江蘭茵抱著楚玄淩哭哭啼啼的不撒手:“王爺,妾身不要去出雲觀……”

該死的鳳兮若,憑什麼這事要她來背鍋!

雖然……雖然確實認罪書是她引起的,但……但起因不是韓文秀的事嗎!

為什麼要她去出雲觀!

而且還提了那個百鳥朝凰和萬龍騰飛!

江蘭茵可是想了好多辦法要和楚玄淩成好事,率先懷上子嗣的,她現在還要被推到出雲觀去唸經抄經,還得繡那兩幅圖!

那不是要浪費她的時間嗎?

萬一……萬一這段時間楚玄淩和鳳兮若又,又滾床單了,那怎麼辦?

這麼想著,窩在楚玄淩懷裡哭的江蘭茵眼淚就掉的更厲害了:“王爺,為什麼妾身要去出雲觀啊,妾身想要在你身邊……”

楚玄淩閉了閉眼,伸手捧著她的臉道:“乖,你先去,本王將手裡的事辦完了自然會去將你接回來的,不會很久的,隻要幾日便可。”

他同意江蘭茵去出雲觀,不是怕了皇帝也不是慫了,而是他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做點事!

“但……”

江蘭茵的話還冇說完,莫宴已經急急忙忙的趕來了,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剛站穩,他看著楚玄淩,明顯的欲言又止有話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