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回事?”

楚玄淩皺眉看向莫宴,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支支吾吾了。

莫宴為難的看了江蘭茵一眼,楚玄淩開口道:“有什麼就說便是了,蘭茵又不是外人。”

聞言,莫宴隻能小聲的道:“王妃娘娘她回鳳家了,她說了,今晚是回門宴,賓客想必還在鳳家,她是鳳家大小姐,不去不成體統,至於王爺要不要去,隨便……”

楚玄淩那張俊臉刷的就沉了,鳳兮若這死女人!就是不消停!

江蘭茵一聽,眼眶就紅了:“王爺,王妃娘娘一個人回去,還是在這個情況之下,到時候會不會在尚書大人麵前亂說話……”

她是怕鳳兮若去亂說她的壞話!

可聖旨又到她這裡來了,而且還要即刻啟程去出雲觀,江蘭茵又氣又急。

楚玄淩磨牙謔謔:“本王不會讓她得逞的!莫宴,安排人送蘭側妃去出雲觀,這裡韓姑娘你照應好!”

“是!”

莫宴抿了抿唇,這一天天的真忙。

楚玄淩冷著臉快步出去了,江蘭茵想要跟著,可李夢上前來攔住了:“蘭側妃,咱們要快些去出雲觀了,從這裡到出雲觀,還有點路程,許是天亮能趕到的,到時候還跟跟著文煥師太唸經呢。”

這也就是說一點休息都不能有了!

江蘭茵氣的渾身發抖,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是,勞煩李公公了。”

*

尚書府。

鳳兮若到的時候春喜已經在門口等了好久了,站的腿都麻了。

見著鳳兮若,春喜急急忙忙的奔過來:“小姐!你要擔心死奴婢了,那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聽來報的說碧落軒都起火了?”

“冇有冇有,哪有那麼誇張的。走吧進去。”

鳳兮若拍拍她的手,進了尚書府。

宴席上的賓客已經走的七七八八了,鳳尚書自然是知道碧落軒發生的事的,但皇上那邊既派了李夢帶了聖旨過去,這邊自然也派人來通知過了,鳳尚書按兵不動忍著氣在這裡招呼賓客,也算是沉得住氣。

“晉王妃到。”

鳳兮若進來行禮,鳳尚書坐在正廳的位置上冷著臉,江姨娘等人也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看著她。

以前的原主可能還會緊張,可現在的鳳兮若那是見慣了大場麵的人,哪裡會被這個場麵嚇到。

砰!

鳳尚書氣的揚手將手裡的茶杯砸了過去。

鳳兮若冇躲,直接捱了那麼一下。

春喜急急的上前扶住她:“小姐!你冇事吧?”

鳳兮若搖頭,這一下她是替原主受的。

見狀,鳳尚書也是吃了一驚,要是按著她以前不僅要躲那還得大吵大鬨了吧,現在不僅不躲,連委屈都不叫了?

鳳兮若跪下磕頭:“父親,女兒知錯了!”

鳳尚書怔住了:“你……”

江姨娘陰陽怪氣的開口:“王妃娘娘,你快些起來,如今你可是高高在上的晉王妃了,這麼突然下跪如何使得,我們可受不了這樣的大禮啊。”

鳳兮若抬頭掃了她一眼:“跪舔跪地跪父母,這是人之常情,冇有不妥,而且我也不是跪你,你插嘴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