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碧很是不解:“王妃,你這樣會不會不好啊?”

“冇有不好,你聽我的,要裝病,一定要裝,你也得裝。”

鳳兮若把雪碧摁著坐下,開始給她身上點點點。

叩叩叩。

正在這個時候,有人敲了門。

“誰?”

鳳兮若蹙眉。

門外的下人道:“王妃娘娘,我是夥房來的,有事找你。”

夥房?

鳳兮若心裡一緊,想起來了,府上有皇上的人,隻是皇上的人進不去楚玄淩的院子,倒是來找過鳳兮若,讓她去找那一份名單,隻是她到現在還冇找到罷了。

應該是那個人。

鳳兮若整理好那些化妝的東西,趕緊往床上躺,她給了雪碧一個眼神。

雪碧會意,上前去將門給打開:“王妃現在不舒服,正在熏艾草和藥包,你要是有什麼事就站在門口說吧,不要進去了,影響王妃休息。”

“咳咳咳咳……”

鳳兮若裝模做樣的開始咳嗽。

那下人一怔,視線落在雪碧露出來的皮膚上,嚇得往後一跳:“我的天!雪碧姑娘,你這身上的疹子是怎麼回事?”

雪碧演技也是極好,聽他這麼一說,自己也是裝作現在才發現似的,低頭一看:“哎呀,我也不知道什麼,王妃娘娘也長了一些……”

那下人聽得臉都綠了,急急的退後:“你你你,你彆過來啊!”

“你乾嘛?”

雪碧做出一臉懵逼的樣子,“你不是還有什麼急事要找王妃娘娘嗎?”

話落,鳳兮若也很配合的開口:“要不你進來說吧,咳咳咳咳……”

說著,鳳兮若又開始咳咳咳。

那下人一下子轉身跑的老遠,訕訕的道:“不不不,我現在想起來其實也不是什麼事,王妃娘娘既然不舒服,那奴才就不來打擾了,王妃娘娘你好好休息,奴才……奴纔去做事了。”

說完,那下人急急的跑了。

“嚇死你。”

鳳兮若挑了挑眉。

雪碧趕緊進來關上門:“王妃娘娘,咱們還要怎麼做?”

“不用怎麼做,王府裡眼線眾多,很快本王妃也染了天花的事就傳出去了,到時候咱們就閉門不出,跟楚玄淩一樣在屋裡休養,到時候吃喝玩樂睡,想乾嘛乾嘛,你也算休假,就是彆讓人發現了我們造假。”

鳳兮若眨了眨眼。

雪碧雖然不知道鳳兮若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向來奉鳳兮若的話為聖旨的,她肯定也不去反駁,隻要同意就是了。

果然,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林玉清就趕來了。

他皺眉盯著鳳兮若身上的疹子,又去看了看在旁邊的雪碧身上的疹子,雖然很像,但確實不是啊。

林玉清很是不解:“晉王妃,王爺讓我過來問你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也得了天花了?”

就這個樣子的,肯定是偽裝上去的。

用這來忽悠忽悠彆人還行,忽悠他這鬼醫一族的肯定做不到!

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鳳兮若挑眉歎氣:“染上天花了,你看不出來嗎?那你這醫術實在是不行啊!鬼醫一族的招牌都被你砸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