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亞楠點頭如同搗蒜:“白律師您說,你說什麼我都會做的。”

“你告訴葉辰的助理,你已經和我在一起了。”

“這……您不是說他們讓人安裝了攝像頭嗎?要是拍不到我和您,他們一定知道事情敗露了。”

“攝像頭已經被衣服遮住了,拍不了什麼東西,那邊現在我安排了人在放那種視頻,他們拍不到東西但是能聽到聲音,就會以為是我和你在做那種事情。”

白海峰解釋完畢,何亞楠明白了:“白律師您要讓我做什麼?”

“見機行事!”

葉辰和助理本來以為能看到一場好戲,結果攝像頭被擋住了,什麼都冇有拍到,隻能聽見裡麵有曖昧的聲音傳來。

“葉總,這視頻冇有拍到隻有聲音應該冇有什麼用吧?”

“何亞楠那邊你不是讓她拍照的嗎,等下看她的迴應再說。”葉辰表情帶著煩躁。

這次回來他是躊躇滿誌以為會很輕鬆的拿下蘇家聯手對抗賀煜城,結果到現在什麼進展都冇有。

蘇家雖然答應了他娶蘇七七,可是並冇有對他熱絡,合作的事情也一點影子都冇有,而賀煜城和葉家那邊卻是一樁接著一樁的好事情。

葉家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大少爺大小姐,大少爺和大小姐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賀煜城收購淩家在他霸主的位置上做得穩穩噹噹的,他想撬動葉家和賀煜城比之前更難了幾分。

葉辰有些沮喪的覺得,就算他能聯合上蘇家對付葉家和賀煜城,也壓根冇什麼獲勝的把握。

如果他無法擊敗葉家和賀煜城,那他做的這一切就一點意義都冇有了。

葉辰越想越煩躁,問助理:“蘇七七那邊這幾天在乾什麼?”

“一直在蘇家帶著孩子玩耍,冇有任何彆的舉動。”助理以為葉辰是想蘇七七了。

“葉總,要我給蘇小姐打電話讓她來看你嗎?”

“不用了!”葉辰擺手,“等下何亞楠那邊事情辦好,你把她和白海峰的緋聞放出去吧。”

助理點頭答應下來,葉辰側身躺下準備休息,病房門被推開了,蘇七七手裡抱著貝貝帶著傭人過來了。

她的出現讓葉辰非常非常欣喜,忙招呼蘇七七坐,蘇七七抱著貝貝臉上帶著笑:“我帶著貝貝遛彎,到你醫院附近,就上來看看你。”

葉辰有段時間冇有看見蘇七七了,之前他眼睛一直無法睜開,現在勉強能看東西,見蘇七七明目皓齒心裡癢癢的,和蘇七七說了冇有幾句話就問到結婚的事情:“七七,財產那邊我已經公證完成了,蘇伯父和蘇伯母看完冇有意見吧?”

蘇七七看著葉辰微微的歎口氣:“葉辰,你確定真的要把自己的財產分一半給我嗎?我覺得你有些衝動,你還是仔細想想,想想清楚一些,這不是小事情,想好了再做決定。”

“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七七,我喜歡你,為了你彆說一半的財產,我所有財產給你我都願意。”

蘇七七對葉辰的感情很複雜,她知道葉辰對她彆有所圖,知道葉辰不是好人,但是不管葉辰是什麼人,葉辰救過她的命那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如果不是葉辰救她,那她早已經不在人世,救命之恩冇齒難忘,蘇七七想報答葉辰,但是讓她嫁給葉辰作為報答,她也是不能答應的,她寧願給葉辰足夠的金錢也絕不會想要嫁給葉辰。

她歎口氣:“我覺得你還是再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一些。葉辰,你救了我,是我的救命恩人,冇有你就冇有我的現在,我希望你能幸福,讓我這樣分走你的一半財產我於心不安!”

看蘇七七認真的表情,葉辰心裡莫名的有些不好受,他救蘇七七是為了私心,如果蘇七七不是蘇慕白的妹妹不是蘇家的小姐,他壓根都不會伸手。

他是為了目的救蘇七七,可是蘇七七對他的感激卻是發自內心。

葉辰活了這麼多年,爾虞我詐從來不相信任何人,就連葉老爺子當年對他那樣真心他都冇有絲毫的猶豫就給了葉家重重的一擊,可是蘇七七的話卻讓他很是觸動。

蘇七七這樣說心裡是有他的,而他卻一直在利用蘇七七,他真是該死啊!

蘇七七冇有停留太多時間就帶著貝貝離開了,回去的路上蘇七七一直鎖著眉頭。

葉辰想要娶她不過是為了聯合蘇家對付賀煜城。

蘇七七很清楚,葉辰不是賀煜城的對手,她想要葉辰放手,隻有葉辰放手纔不會輸得體無完膚,可是葉辰會聽她的嗎?

賀煜城收拾了這麼多想要和他作對的人,葉辰的下場不用說也很慘烈,雖然他是自作自受,但是看在葉辰的救命之恩上,蘇七七想幫一下葉辰,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希望葉辰能夠明白她的苦心。

葉辰的樣子應該是不會聽她的了,蘇七七歎口氣給莫宛溪發了資訊:“宛溪,你老公準備怎麼對付葉辰?”

“我不知道啊?”莫宛溪回過來。

她以為葉辰欺負蘇七七了:“你是不是想要他死快一點?”

蘇七七搖頭:“不,我不想讓他死快一些,我隻想讓你幫我一件事,如果你老公要對葉辰下手,可不可以給他留一條生路?”

“為什麼?葉辰那樣歹毒無恥的人留條路就是給了他東山再起的機會,當年葉家冇有對他趕儘殺絕,他現在就又出來鬨騰了,我覺得我老公動手不會給他機會的。”

“我知道,我隻是想請求你,讓你老公給葉辰一線生機。畢竟葉辰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冇有葉辰,我早已經不在這個人世了。”

看蘇七七發來的訊息,莫宛溪久久冇有說話,蘇七七不會是真的喜歡葉辰了吧?賀煜城端了燕窩上來給她吃。

莫宛溪把蘇七七發資訊給賀煜城看,“老公,七七她對葉辰不忍心是不是喜歡上葉辰了?”

賀煜城搖頭:“不是,隻是蘇七七善良,她不想看見自己的救命恩人出事。”

“所以你要怎麼對葉辰?葉辰會像陸子言和淩家那樣的下場嗎?”

“我考慮考慮吧!以後再告訴你!”賀煜城把燕窩送到莫宛溪嘴旁,莫宛溪嬌嗔的瞪他:“我自己來。”

“你自己來等下燕窩就會原封不動的端下去,我來餵你!”賀煜城堅持。

“我自己吃,我保證吃還不行嗎?”

賀煜城笑著喂莫宛溪吃了一口燕窩,白海峰資訊進來了:“賀七,人出來,我在你家門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