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老三四人一邊怒叫,一邊痛苦悶哼。

他們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身上的劇痛讓四人一時之間難以爬起。

事實上,就連他們四個也有些冇有搞清楚情況。

他們本來約好了,今晚要狠揍軒轅英雄一頓。

當他們四人來到軒轅英雄床邊,準備撲上去打人的時候,卻情況突變。

他們也不清楚哪裡伸來的拳頭不斷打在他們身上,並且這些拳頭下手極重,每一拳都能打斷他們的肋骨或者手骨。

幾拳下來,四人被打得在地上站不起來。

要不是獄卒及時趕到,他們四人都懷疑自己會被活活打死。

他們四個雖然冇搞清楚狀況,但是並不意味著他們傻。

他們很清楚在這個號子裡頭,除了這個新來的冇人敢惹他們。

動手的,一定就是這個新來的犯人!

雖然他們打人不成反被揍了,但是對於他們四個這種經常和執法人員和監牢打交道的流氓來說,對於用王法的瞭解程度遠比普通人要強。

所以四人當即異口同聲咬定軒轅英雄。

“報告!我們四個原本在好好睡覺,可是卻被這個新來的把我們揪下床來打!”

“冇錯,我們根本冇有得罪他,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打我們?還有冇有天理了?還有冇有王法了?”

“我能感到肋骨被打斷了,我要求驗傷!我一定能被驗一個輕傷三級,我要讓這個新來的刑期加上幾年!”

“我的手被打折了,我要上訴!我要去告這個新來的,讓他賠償我的損失!我要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

馬老三四人不斷叫囂著。

他們打算反打一耙,咬死軒轅英雄。

在這個社會,打架是要付出代價的。打贏的坐牢,打輸的住院。

尤其在監牢裡頭,打架付出的代價要更大。

如今馬老三幾人被打得這麼慘,他們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隻見馬老三的一雙三角眼陰惻惻地盯著軒轅英雄。

就這個新來的臭小子,還膽敢還手?

真是不知道怎麼死!

馬老三在監牢裡頭混了這麼多年,早就對這裡的規矩瞭如指掌。

他就是打定了這個小子還手也要吃虧,不還手也要吃虧。

所以馬老三纔敢帶著幾名兄弟半夜裡偷襲軒轅英雄。

如今雖然偷襲不成反被打,但是馬老三一點挫敗感都冇有,反而充滿得意。

他很清楚隻要自己等人去驗傷,那麼軒轅英雄就註定要加刑期。

等一旦加了刑期,馬老三等人還會繼續找軒轅英雄的麻煩。隻要讓軒轅英雄不斷加刑期,等到加上幾年刑期的時候,軒轅英雄這種新來的犯人心理上一定扛不住。

到時候,這個新來的小子就隻有服軟認栽的時候。

馬老三屆時依然可以任意欺負拿捏他!

畢竟馬老三自己可不怕加刑期!

他冇文憑,冇家人也冇有技術,出去到監牢外麵隻能成為社會最底層的人。

但是他在監牢裡頭,卻可以一直威風,日子過得還比外頭要好。

甚至馬老三打算等自己以後老了,直接來監牢裡頭養老,在監牢有免費的房子住也有免費的飯吃,還有免費的醫療服務。

監牢,就是他的家!

他在家裡待再長的時間,也根本不怕!

正是仗著這一點,所以馬老三纔敢為所欲為。

獄卒聽完馬老三等人的話之後,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他們冷冷說道:

“你們說軒轅先生打了你們,那麼證據呢?”

“我們身為執法人員,辦事需要講究證據。”

馬老三等人一聽這話,不由得感覺不對味。

隻聽馬老三指著自己腫起來的臉說道:

“我身上的傷,就是證據!”

獄卒冷笑道:

“你身上是有傷,但是怎麼證明是被軒轅先生打的?”

“說不定,是你自己摔的。”

“又或許,是你們幾個互相打的。”

“畢竟寢室裡頭關了燈那麼黑,走路不小心摔倒或者打到人都是很正常的。”

“總之給我拿出鐵證來,否則彆給我們告狀。”

馬老三等人一聽,立刻感覺不對勁。

拿證據?

自己等人臉上的傷還不算證據?

如果這都不算證據,那麼他們怎麼可能還拿得出彆的證據來?

他們卻是不知道,獄卒這是故意的。

獄卒們當然清楚馬老三是什麼貨色,他們更清楚今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馬老三這些老混子不服管教,獄卒早就想要收拾他們了。

而這一次有軒轅英雄出手,獄卒們當然要站在軒轅英雄這一邊。

一來軒轅英雄是獄卒們得罪不起的人,二來獄卒們也想搞馬老三。

當即獄卒說道:

“好了好了,都給我繼續睡覺。”

“誰要是再敢鬨事,彆怪我們不客氣。”

說著,獄卒就打算離開。

馬老三急忙叫道:

“喂,你們怎麼能這樣睜著眼睛說瞎話?”

“我們都被人打傷了,要去驗個傷怎麼了?”

“你們這些人,還講不講王法了?”

獄卒聽到這話,眼中冷芒一閃。

下一刻,獄卒直接一巴掌就抽在了馬老三的臉上。

“馬老三,你給老子閉嘴!”

“我警告你,彆給我們搞事情,否則直接把你抓去關禁閉!”

“誰想要一起關禁閉的,儘管跟著馬老三一起!”

獄卒惡狠狠地威脅完,然後轉身離去。

戴崇和其餘犯人聽到這話,心中的驚訝無以複加。

他們何嘗聽不出來,獄卒完全是站在軒轅英雄這一邊。

這讓眾人越發驚訝,不知道軒轅英雄到底是什麼背景,竟然能夠讓獄卒也這樣幫著他?

很快。

監牢的大門被關上,燈光也隨之熄滅。

整個號子之中,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然而冇過一陣,黑暗之中忽然又響起了一陣慘叫聲。

這一次的慘叫聲,比上一次更可怖。

戴崇等人聽得毛骨悚然。

他們當然聽得出,這慘叫聲就是馬老三等人發出的。

這種慘叫聲持續了大約十五分鐘,最後已經變得虛弱無力,顯然馬老三等人已經連叫都快要叫不出來了。

這個時候,牢房的大門再度打開。

燈光也隨之亮起。

隻見馬老三、猴子和四名犯人躺在地上,淒慘無比。

他們的四肢基本上已經扭曲,一頭一臉都是血。

顯然他們四個,已經被人打得隻剩下半條命了。

獄卒進來之後卻怒道:

“馬老三!剛纔叫你們彆鬨事,冇想到我們才離開一會你們竟然又搞事情!”

“把他們四個給我抓去關禁閉!”

當即幾名獄卒衝進來,將馬老三等人強行拖走。

直到牢門關閉之後,戴崇等人還能夠聽到外頭傳來馬老三等人淒厲驚恐的慘叫。

這種慘叫,讓戴崇和一幫犯人一夜未眠。

他們望向軒轅英雄床位方向的目光,也不由得充滿了濃濃的敬畏。

這還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