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馬老三四人才被送回了牢房之中。

隻見馬老三四人身上的傷口雖然經過了包紮和處理,但是依然看得出他們淒慘無比。

有的手被繃帶吊在脖子上;有的臉上纏繞滿繃帶幾乎隻有兩隻眼睛露出來;還有的人腿上纏繞著夾板,依靠著柺杖才能行走。

這四人回到牢房之後,其中兩名犯人乖乖回到床上躺下休息,不再有任何言語和動作。

隻有馬老三和猴子兩人來到軒轅英雄麵前,惡狠狠地盯著軒轅英雄。

馬老三冷聲開口問道:

“兄弟昨夜給我們的教訓,我們收到了!”

“我們打架技不如人,被打了也冇什麼好說的。”

“但俗話說禮尚往來,在這號子裡頭我們相處的時間還長,以後我們也會好好回敬兄弟!”

馬老三的語氣之中,充滿了威脅。

他這一生人有半輩子都是在監牢裡頭度過,對於監牢裡各種收拾人的手段瞭如指掌。

雖然昨夜他們被打慘了,但是不代表馬老三就會嚥下這口惡氣。

打架打不過,但是他的陰謀詭計可不少。

猴子也暴戾說道:

“小子,昨晚你夠狠!”

“但是我也要告訴你,這個地方比你狠的人多的是!殺人犯都有好幾個!”

“一會出去放風的時候,有種的跟我們走一趟。”

“我們也叫上彆的幾個號子裡的老大來和你見見麵,看看你到底能夠狂到什麼地步。”

戴崇和其餘的犯人聽到這話,不由得紛紛縮了縮脖子。

在這監牢十幾個號子裡頭,每個號子都有各自的老大。

這些老大為了維持監牢的秩序,互相之間都會幫忙出手教訓那些新來的刺頭。

軒轅英雄昨夜雖然一個人把馬老三四人打傷了,但是他一個人還能打十幾個人?還能打幾十個人?

馬老三和彆的號子裡頭老大的關係都很深,他一聲招呼隨時可以約上幾十個人來收拾軒轅英雄。

戴崇不由得暗暗搖頭。

衝動,雖然可以一時很爽,但是要付出代價的!

軒轅英雄昨夜一打四是爽了,但是接下來他在這裡的每一天都要麵臨無窮無儘的騷擾和暗算。

這種折磨人的日子,簡直度日如年!

軒轅英雄麵對馬老三和猴子的威脅,隻是咧嘴一笑:

“看來兩位還想要繼續和我作對啊?”

“你們不讓我安安靜靜在這裡過日子,那麼我也不會對兩位繼續客氣。”

“也不用等到什麼時候,我們的恩怨現在就解決,我馬上就成全你們。”

軒轅英雄說完,一腳就朝著馬老三踢去。

這一腳來得太過突然,馬老三整個人直接被踢得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牆上。

“嘭!”

一聲悶響,嚇得所有犯人都是一跳。

隻見馬老三摔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著血,顯然遭受到了十分嚴重的內傷。

一旁的猴子見狀大驚,急忙想要逃跑。

但是軒轅英雄怎麼會給他機會,直接一記下勾拳轟了過來,準確命中猴子的下巴。

猴子整個人猶如麻袋一樣被轟得飛了起來,重重砸在了天花板上然後才摔下。

隻見他嘴巴一張,一塊血淋淋的肉從口中掉了出來。

剛纔那一拳,竟然打得他牙齒直接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唔……唔……”

猴子斷了舌頭,驚恐直叫。

他的下顎也被打得脫臼,嚴重歪朝一邊,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

其餘犯人看到這一幕,隻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昨夜軒轅英雄動手的時候黑燈瞎火,所有人都冇看到軒轅英雄如何出手的。

但是如今天已經大亮了,軒轅英雄打人時候的狠勁冇有任何遮掩地呈現在所有人的麵前。

這嚇得所有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寒氣。

“吱嘎!”

牢房門再度被打開。

被驚動的獄卒再度出現。

戴崇不由得暗道不好:

“這下要糟了!”

軒轅英雄在監牢裡頭打一次人,有獄卒罩著他可以說是冇事。

畢竟那是馬老三等人先動手的。

但是這第二次打人,這就是故意鬨事挑釁獄卒的管理了。

對於這種事情,監牢一向是零容忍。即便有點關係背景的人,恐怕也要遭殃。

然而誰知。

獄卒皺眉喝道:

“馬老三!又是你們兩個!”

“昨晚鬨事還冇鬨結束,今天竟然又鬨事!”

“你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嗎?你真的以為自己在這裡就是老大了嗎?”

獄卒一開口,矛頭完全指向了馬老三和猴子。

馬老三剛吐完一口血,聽到這話之後氣得又吐出一口。

他悲憤叫道:

“你們眼瞎了嗎?”

“明明是我們被打,怎麼就是我們鬨事了?”

“是那個新來的刺頭把我們打傷的,不信你倒是問問這裡的人啊,所有人都親眼看到了!”

猴子舌頭斷了不能說話,隻能支支吾吾地哼著,顯然也是在表達和馬老三一樣的意思。

獄卒聞言冷聲說道:

“你是在質疑我們了?”

“馬老三,你不過是一個作奸犯科的犯人,有什麼資格質疑我們?”

“來人!把這兩個狗東西拖去繼續關禁閉!”

幾名獄卒衝了進來,將馬老三和猴子朝著監牢外頭拖去。

馬老三不由得拚命叫喊。

他在監牢裡頭混了這麼久,還是頭一次遭受如此大的委屈,這讓他不由得撕心裂肺地嘶吼。

然而獄卒們幾個大耳巴子抽過去,立刻就抽得馬老三叫不出來。

獄卒臨走之際還恭敬地衝著軒轅英雄說道:

“軒轅先生,馬上就到放風時間了。”

“如果有什麼事,儘管和我們說。”

“我們就不打擾您放風了,這就先走了。”

隨後,獄卒又換了一副臉陰冷地盯著號子裡的其餘囚犯。

“以後誰要是還不長眼打擾軒轅先生,那麼彆怪我們不客氣!”

“馬老三和猴子,就是下場!”

說完,獄卒再一次把馬老三和猴子給拖走。

其餘的犯人這一次徹底被驚住了。

這是得具有多大的能力,才能讓獄卒這樣肆意包庇這個新來的犯人。

甚至連監牢裡十幾年來雷打不動的規矩,今天竟然也為這個新來的犯人而讓路。

這種待遇,可不是一般人夠格享受的,絕對是大有來頭的大佬纔有資格。

犯人們望向軒轅英雄的眼神徹底變了。

他們已經徹底明白,這個新來的犯人是真的惹不起!

之前那兩個被軒轅英雄教訓過的犯人,急忙連滾帶爬來到軒轅英雄麵前。

“大哥,昨晚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現在我們知道錯了。”

“從此以後,您就是這號子裡頭的老大,我們都跟著你混。”

“你說一我們絕對不敢說二,你說往東我們絕對不敢往西!”

兩個犯人又是鞠躬又是道歉,那模樣誠惶誠恐,有著說不出的可笑。

其餘的犯人也都在臉上堆起討好的笑容,開始圍上去想要巴結軒轅英雄。

戴崇也不由得低聲驚歎:

“原來這兄弟根本就不是狂妄,而是真的有狂的資本!”

“這條過江龍來到這監牢裡頭,恐怕要在這裡攪得天翻地覆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